我之前是很支持TikTok的。
    2020年,当特朗普政府首次试图强迫TikTok的中国所有者字节跳动出售该应用,否则有可能将其禁止时,我当时的看法是,在美国禁止TikTok的弊大于利。
    我为什么这样认为呢?部分原因是因为,把所有大型社交媒体应用都存在的问题——侵入式数据收集、不透明的内容政策、令人上瘾的推荐算法——推到TikTok身上,是省事的做法,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不相信这个应用是隐藏在众目睽睽之下的中国间谍工具。
    现在,我仍然对这种说法持怀疑态度。如果中国政府想要通过美国人的智能手机窥探他们,无需使用TikTok就能做到这一点。得益于美国没有联邦层面的数据隐私法,它可以从数据中介那里买到大量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