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共和党和民主党几乎没有任何共识的首都,周三,众议院以引人瞩目的压倒性多数宣布TikTok对国家安全构成了极为严重的威胁,必须强制它将美国业务出售给一个非中国所有者。
    但这掩盖了TikTok更深层次的安全问题,该立法并没有完全解决这个问题。在这场持续四年的争斗中,可以清楚地看出,TikTok所构成的安全威胁与TikTok的所有权的关系并不大,而是与由谁来编写让TikTok发挥作用的代码和算法更为相关。
    这些算法指导TikTok如何观察用户,并向他们提供更多他们想要的内容,堪称这款应用的法宝。目前1.7亿美国人在手机上安装了这款应用,相当于半个美国。
    但TikTok并不拥有这些算法;它们是由为其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工作的工程师开发的,该公司在软件实验室中集成代码,并对其高度保密。但中国出台了一些规定,似乎是为了要求字节跳动在将任何算法授权给外人之前必须送交政府审查。几乎没有人认为政府会颁发相关许可——这意味着,如果把没有底层代码的TikTok卖给美国人,可能就像卖出一辆法拉利,却不附带这个品牌著名的引擎。

    该法案将要求切断这个新的、由西方所有的TikTok切断与字节跳动的任何“运营关系”,“包括在内容推荐算法操作方面的任何合作”。因此,这家总部位于美国的新公司将不得不开发自己的美国本土算法。也许会成功,也许会失败。但是,一个没有经典算法的TikTok版本可能很快就会变得对用户毫无用处,对投资者毫无价值。
    而现在,中国没有放手的理由。
    众议院的投票“是一个很好的象征性姿态”,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网络研究项目负责人詹姆斯·刘易斯周三表示。“但中国人也有一票。”
    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科技超级大国之间更广泛的对峙的一部分。这种纷争每天都在上演,包括拜登总统拒绝向中国出售最先进的电脑芯片,以及中国反对强制出售历史上最成功的消费应用程序之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周三表示,华盛顿“不能在公平竞争中取胜,就采取霸凌行径”。
    这是一个令人瞩目的问题,是TikTok在2016年首次发布应用程序时人们不曾想到的。当时,华盛顿关注的是来自北京的其他问题。它指责中国情报机构洗劫了美国人事管理局,窃取了2200多万美国政府官员和承包商的安全许可文件。美国的芯片设计、喷气发动机技术和F-35战斗机技术遭到网络窃取,也令华盛顿耿耿于怀。
    没有人想到,中国工程师设计的代码似乎比美国人自己更了解美国消费者的心思。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开始把这款中国设计的软件放在他们的苹果和安卓设备上,软件的内部构造没有人真正了解,人们先是为了看跳舞的视频,然后是各种米姆,现在又用来获取新闻。

    这是第一款由中国设计,在美国大受欢迎的消费类软件。似乎没有一家美国公司有能力取代它。因此,没过多久,这款风靡一时的软件引发了人们的担忧,中国政府是否有可能利用TikTok收集的数据来追踪美国公民的习惯和品味。惊慌失措的美国各州政府开始禁止在工作手机上安装该应用程序。军队也出台了同样的规定。
    但官员们知道,他们无法从普通用户手中夺走它——这就是为什么威胁禁止TikTok显得有些可笑的原因,尤其是在选举年。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去年对彭博新闻社坦言,如果一个民主国家认为它可以彻底禁止这款应用,“如果我去从政,我会觉得,这将让你永远失去所有35岁以下的选民。”
    周三通过的众议院法案为此类禁令的威胁效果打开了方便之门。但这可能并非其真正意图。相反,它寻求让美国获得强迫出售TikTok的筹码。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是一个行事隐秘的机构,负责审查可能危及国家安全的企业交易,两年来,它一直在悄悄地试图制定一项能够避免最后对决的安排。到目前为止,它并未成功,这也是通过该法案的原因之一。
    在谈判过程中,TikTok提出继续在美国运营,仍由字节跳动全资拥有,并且让其算法在美国接受检查和分析。这是 TikTok称为“得克萨斯计划”的更广泛方案的一部分。
    根据该计划,TikTok所有美国用户的数据将存储在云计算公司甲骨文运营的境内服务器上。为了让大家对其算法的独立性放心,TikTok还提议由甲骨文和第三方审查其源代码,以确保它未遭操纵。
    TikTok表示,该计划的大部分已经落实。但政府官员坚持认为很难得知这种检查的实际效果,因为即使对最有经验的专家来说,快速审查代码中的微小变化也是一件复杂的事情。拜登政府的官员表示,这不像检查农产品或在武器条约下清点武器。非常细微的变化可能会改变所传递的消息,无论是关于总统选举还是中国对台湾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