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20世纪初为逃避日本残酷殖民统治而移居中国东北的朝鲜人后裔。在历史的转折中,许多像他们这样的人在最近几十年来到韩国,在他们祖先的故乡——如今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寻找薪水更高的工作。
    对他们当中的十几个人来说,韩国梦在周一以恐怖的方式结束了,一场释放出毒气的大火吞噬了他们工作的一家锂电池工厂。据官方称,位于首尔以南的华城工厂遇难的23名工人中,有12名女性和五名男性来自中国,年龄从23岁到48岁不等。其中大部分是朝鲜族。
    这场灾难再次引起了人们对来自中国和其他地方的外来劳工所面临严峻现实的关注。随着人口不断减少,韩国的外劳数量迅速增加,这些人居于劳动力市场的最底层,从事的是韩国人不愿做的所谓“3D”工作,即肮脏(dirty)、艰苦(difficult)和危险(dangerous)的工作。
    在韩国,这种工作尤其致命,它是发达国家中工作场所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外劳死于工伤事故的可能性几乎是韩国普通工人的三倍。

    “这些来自中国的朝鲜人是韩国痛苦历史的产物,”首尔附近牙山外劳中心的负责人塞缪尔·吴(音)说。“他们来到韩国,希望自己和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但结果却往往是面临歧视,得不到适当的安全保护。”
    华城的火灾可以让我们窥见问题的一斑。
    韩国是锂电池的主要生产国,这种电池为智能手机、电动汽车和许多其他产品提供动力。但位于首尔以北的庆旼大学消防学教授李容宰(音)表示,韩国的法规仍主要将锂视为环境问题,而不是潜在的火灾隐患,从而给相关企业的安全标准留下了漏洞。
    华城的这家工厂由一家名为Aricell的小公司运营,该公司为韩国军方和其他客户提供电池。行业专家表示,一般来说,化学和电池行业的小公司往往比大公司的安全记录更差。
    “这类火灾造成死亡的情况很少见,”跟踪电池火灾的澳大利亚墨尔本EV FireSafe项目主管艾玛·萨克利夫说。
    萨克利夫和其他专家说,电池生产设施通常被限制在一层,以便在紧急情况下方便撤离,并且与其他办公室或建筑物分开。在Aricell的三号楼,工人们在二楼包装电池以备交付,而火灾就发生在二楼,也就是电池生产车间的正上方。
    与韩国其他小型制造商一样,Aricell严重依赖外劳降低成本。专家表示,这些工人签订的是短期临时合同,很少接受足够的安全培训,也很少在一家工厂工作足够长的时间,从而熟悉工厂的建筑结构,比如紧急出口的位置。

    李容宰说,3号楼的墙壁是用薄金属板砌成的,中间夹着塑料绝缘材料,很容易着火。消防部门表示,工厂还把易燃材料存放在二楼出口的一个门附近,这是另一个安全漏洞。
    锂电池一旦着火,内部就会变得温度极高,很难扑灭。根据消防部门在报告中援引的内部安全摄像头拍摄的图像,Aricell的火灾始于出口附近一个电池开始冒出白烟。在37秒内,一系列电池开始爆炸,冒出白橙色的火焰。几秒钟后,地板上弥漫着浓浓的有毒烟雾。
    几乎所有的死者都被发现聚集在出口对面的墙边。那堵墙没有出口。
    这些尸体被严重烧伤,在DNA测试和来自中国的家庭成员帮助确定身份之前,他们被分配了编号。
    “尸体被烧焦,衣服都烧化了,”救护车司机李建浩(音)把其中一名遇难者送到殡仪馆后说。“烧得都认不出来了。”
    周二,Aricell的负责人朴淳瓘(音)为死亡事件道歉。但他否认工厂缺乏安全措施,并说工厂对工人进行了应急培训。警方表示,他们计划就可能违反工业安全法的刑事指控对朴淳瓘和其他公司管理人员进行讯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