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汽车集团正在评估其在新疆合资企业的未来,而在国际社会对当地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族群的强迫劳动状况进行新的审查后,另一家德国工业巨头开始出售在当地的股份。
    大众汽车上周表示,在新疆合资企业被指控侵犯人权后,该公司正在与它在中国的主要合资伙伴之一、国有的上汽集团展开磋商。
    大众汽车表示,两家公司正在研究“合资企业在新疆业务活动的未来方向”,并补充说,“目前正在深入研究各种可能。”
    全球最大的化工公司德国巴斯夫公司2月9日披露,该公司去年底开始剥离在新疆两家制造合资企业的股份。

    巴斯夫表示,虽然其审计没有发现这两家工厂存在侵犯人权行为,但“最近发布的有关合资伙伴的报告包含严重指控,表明其活动不符合巴斯夫的价值观”。
    中国政府强烈反对跨国公司的任何与新疆商业活动保持距离的举动,新疆是一个人口稀少的地区,面积是加州的四倍。
    在周日对有关大众汽车和巴斯夫问题的书面答复中,中国外交部称有关新疆强迫劳动的指控是“反华势力炮制的世纪谎言,目的是抹黑中国”,并切断中国经济与外国市场的联系。外交部还表示,“希望有关企业尊重事实,认清是非,珍惜在新疆投资发展的机会。”
    几十年来在中国进行了大量投资和销售的大众汽车和巴斯夫日益陷入北京与西方政府、股东和人权组织之间的夹缝中。随着欧洲各国政府努力减少对中国的依赖,目前对德国企业的审查尤为严厉。
    过去几个月,随着美国海关官员在调查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是否违反2021年颁布的《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方面积累更多经验,跨国公司面临的压力有所增加。该法案禁止从中国进口任何使用强迫劳动制造的商品,特别是在新疆用强迫劳动生产的商品。以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族是那里最大的民族,根据2020年的人口普查,维吾尔族占新疆人口的45%。
    针对供应商和合资伙伴是否使用了来自中国西北部且可能由强迫劳动生产的零部件或材料,企业发现他们越来越难以弄清楚这一点。中国不允许在新疆进行独立的供应链审计,甚至拘留了在北京和上海等地工作的外国尽职调查公司的员工,这些地方的政治敏感度比新疆低得多。
    大众汽车表示,由于美国港口的“海关问题”,该公司在向美国经销商交付部分进口汽车时遇到了延误。该公司表示需要更换一个小型电子元件,但没有透露有多少辆汽车受到影响。

    大众汽车未表示该零件来自新疆,但指出,“当我们收到有关人权风险或潜在侵权行为的信息时,我们会努力尽快采取补救措施。”
    位于华盛顿的供应链地缘政治分析公司地平线咨询(Horizon Advisory)的联合创始人内森·皮卡西克表示,最近几周内,已有数百、甚至可能数千辆奥迪和其他大众汽车集团的汽车(大部分配备四缸发动机)在美国五个港口被拦截,因为它们含有来自新疆的无法轻易被替换的零部件。大众汽车将努力在3月底之前交付汽车,该公司正在通知客户延迟交付的情况。《金融时报》率先报道了这些汽车在美国港口被拦截的情况。
    跨国公司也面临来自股东的压力。去年12月,德国大型资产管理公司联合投资审阅过一份声称没有发现强迫劳动的报告后,批准了对大众的投资。但该基金上周改变了立场,称最新调查结果意味着对大众的投资与其企业可持续发展目标不符。
    德国下萨克森州州长、大众董事会成员斯蒂芬·韦尔称,最新的调查结果“令人担忧”。
    过去十年,中国在新疆进行了大规模镇压,以打击当地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中的极端主义。在那此前,武装分子在2014年发动了一系列袭击,目标包括两个火车站和一个早市,据官方报道,这些袭击共造成71人死亡,300多人受伤。
    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领导下,主要从2017年开始,新疆将数十万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其他穆斯林关进了庞大的再教育营。新疆还着手将维吾尔村民和劳工分配到工厂工作。中国官员表示,这些转移项目是为了让维吾尔人摆脱贫困,吸纳他们进入经济主流。但根据《纽约时报》、其他新闻媒体和人权研究者的调查,这些劳动力转移涉及强制压力、准军事管理和行动限制。
    近几个月,位于华盛顿的非营利反共产主义组织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的中国研究主任郑国恩(Adrian Zenz)在新疆的一家化工公司发现了强迫劳动的证据,该公司也与巴斯夫有合资企业。随后,他又在大众汽车的合资企业发现了强迫劳动的证据。
    他首先将巴斯夫的强迫劳动证据分享给了德国新闻杂志《明镜》和公共服务电视广播公司ZDF。他首先与德国报纸《商报》分享了关于大众汽车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