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3月30日)出版的法国全国性大报主要关注法国国内新闻。右派“费加罗报”关注《成人受洗呈上升趋势——教会暂时的和缓?》,指出即将到来的复活节之夜,法国将有一万两千多名初学教理者接受洗礼。这一人数上升了百分之三十一,与参与宗教活动的信徒持续大幅下降形成了鲜明对此。天主教的“十字架报”头版标题也指出《受召唤,他们选择成为信徒》。左派“解放报”则关注法国总理宣布的《一周工作四天——可行吗?》,指出阿塔尔总理宣布在公务员系统进行每周减少工作时间的实验,再次引发了关于缩短工时的讨论。

    周六有关中国的报道有两篇,一是 “解放报”在国际亚太版面刊登名为《西方国家陷入中国网络攻击的漩涡》的文章,指出美国、英国和新西兰(对中国进行网络攻击)的指控揭露了中国政权全面干预的规模、复杂性和系统性,欧洲议员们也发现了这一点,并呼吁欧盟加大动员。

    文章开篇指出,一位比利时议员刚刚通过媒体和美国司法部门了解到根,据美国、英国和新西兰政府的详细指控:中国在过去几年中进行了大规模的网络攻击,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议员指出“竟然是在美国报纸上发现实施这些攻击者的身份,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三年了比利时当局没有提供这方面的任何信息,这不可思议。欧盟对这些袭击和威胁的消极态度与美、英的坚决行动形成了鲜明对比”。

    文章详细介绍了这位比利时议员是如何受到网络攻击的,收到来自中国的电子邮件,邮件的附件中藏有木马,当时没有意识到任何问题,直到很久之后才被告知自己是中国国家安全部管理下黑客组织的网络攻击目标。但他没有任何有关攻击者或破坏程度的信息,他没有提出申诉,甚至不知道比利时司法系统是否已经就此展开调查。最近的爆料,迫使议员采取行动,要求司法部长展开调查。

    这一情况并非单一,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法国。文章还举例法国的一位参议员也多次收到了中国的木马邮件。文章称,法国议会情报代表团(DPR)在 去年的年度报告中强调,俄罗斯的威胁 “仍然是最重要的威胁,但在十年左右的时间里,具有全球性和系统性的中国威胁无疑将成为最重要的威胁”。

    作为2019年 “外国势力活动 “的受害者,但无法确定攻击是否来自中国,法国国会侨民议员Anne Genet也对缺乏针对这些渗透活动的信息 “表示遗憾。据她解释,她最近再次发现自己的个人电子邮件和 X 账户 “速度变慢”,并指出她的选区涵盖中国、伊朗和俄罗斯这些 “会带来问题的国家”。她正在加倍采取预防和控制措施。

    文章指出这些针对议员甚至学者的系列网络攻击,只是北京一系列干预、操纵和施加压力活动的一部分。此外,曾竞标政府合同的上海安洵公司 (I-Soon )的大量泄露数据,暴露了该公司渗透外国政府系统、社交网络账户和个人电脑的能力。据专家称,这也揭示了 “中国网络间谍生态系统的成熟度”。

    文章指出:(网络攻击)破坏选举是西方人担心的主要问题之一。巴黎政治学院研究员、《信息战争》(La Guerre de l’information)一书作者大卫-科隆(David Colon)解释说:”在欧洲,目前还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国共产党会大规模干涉 6 月的欧洲选举。中国的行动似乎有另一个更直接的目的,那就是削弱欧洲国家与美国之间的联系”。另一方面,美国总统大选是中国共产党的战略重点,中国共产党正集中所有力量采取一种全球行动方式,其灵感来源于俄罗斯人在 2016 年的所作所为:仿效俄罗斯 GRU 部队,建立信息传播机构,组织示威游行,开展以心理为重点的网络行动。

    文章最后也指出针对美英等国有关网络攻击的指控,中国政府周二表态拒绝,并对这些 “所谓的中国网络攻击 “提出了 “强烈抗议”。

    有关中国的另一篇报道是经济类报纸“回声报”在科技媒体版面,报道有关华为的文章《尽管受到制裁,华为仍凭借智能手机和云计算重振雄风》。指出 2023 年,华为这家中国电信巨头的净利润几乎翻了三番。华为智能手机的销售得益于 Mate 60正在反弹,但整体增长正在减弱,尤其是在欧洲和中东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