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演讲的进行,人们的目光转向屏幕。年轻人刷着Instagram。一个男人在给女朋友发短信。当该组织的第一位女性领导人讲话时,男人们围着一部手机看足球比赛直播。
    在任何地方,这样一幕都是很普通的。但这发生在一个偏远的土著村庄,在地球上最与世隔绝的地区之一。
    马鲁博人长期居住在亚马孙雨林深处,散布在伊图伊河沿岸数百公里的共有小屋中。他们说自己的语言,服用死藤水与森林精灵沟通,捕捉蜘蛛猴做汤或当做宠物。
    他们与世隔绝,几百年来一直保持着这种生活方式——有些村庄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到达。但自去年9月以来,由于埃隆·马斯克,马鲁博人拥有了高速互联网。

    这个2000人的部落是巴西各地数百个部落中的一个,他们突然开始使用马斯克的私人太空公司SpaceX提供的卫星互联网服务星链。自2022年进入巴西以来,星链已经席卷了世界上最大的雨林,将网络带到地球上最后的离线地区之一。
    《纽约时报》深入亚马孙,走访了马鲁博村庄,试图了解一个封闭的小文明突然向世界开放时会发生什么。
    “当它到来的时候,每个人都很高兴,”73岁的提纳玛·马鲁博说,她坐在村中“马洛卡”的泥地板上,“马洛卡”是一种约15米高的小屋,他们一家人在这里睡觉、做饭和吃饭。互联网带来了明显的好处,比如与远方的亲人视频聊天,以及在紧急情况下寻求帮助。“但现在,情况变得更糟了,”她说。
    马鲁博人正努力应对互联网的根本困境:它已经变得必不可少——但这是有代价的。
    在与星链合作仅九个月后,马鲁博人已经开始应对困扰美国家庭多年的同样挑战:青少年沉迷手机;群聊里充满流言蜚语;社交网络让人上瘾;网上的陌生人;暴力电子游戏;诈骗;不实信息;未成年人看色情内容。
    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现代社会几十年来一直在应对这些问题。在马鲁博和其他土著部落,几代人以来,人们一直抵制现代化,现在他们同时面对互联网的潜力和危险,还要它对他们的身份和文化来说意味着什么。

    由于星链的出现,这场争论现在已经到来。通过在如此偏远的地区提供曾经无法想象的服务,星链迅速主导了全球卫星互联网市场。SpaceX已经发射了6000颗低轨道星链卫星(约占所有在运行的航天器的60%),为地球上几乎任何地方提供比许多家庭互联网更快的速度,包括在撒哈拉沙漠、蒙古草原和太平洋小岛。
    但是,也许星链最具变革性的影响发生在那些曾经基本上不在互联网覆盖范围之内的地区,比如亚马孙。目前,巴西亚马孙地区有6.6万份有效合同,涉及该地区93%的法定市镇。这为那些生活在森林里的人提供了新的工作和教育机会。它还为亚马孙地区的非法伐木者和采矿者提供了一种通讯和逃避当局的新工具。
    马鲁博的一位首领、40岁的伊诺克·马鲁博(所有马鲁博人都使用同一个姓)说,他立即看到了星链的潜力。在离开丛林多年后,他说他相信互联网可以给他的人民带来新的自主权。有了它,他们可以更好地沟通,了解自己,讲述自己的故事。
    去年,他和一名巴西活动人士录制了一段50秒的视频,寻求潜在捐助者帮助他们获得星链的连接。视频中他戴着传统的马鲁博头饰,坐在马洛卡里。一个戴着动物牙齿项链的小孩坐在他旁边。
    他们把视频发了出去。几天后,他们收到了俄克拉荷马州一位女士的回复。
    部落
    哈瓦里河谷原住民领地是地球上最为与世隔绝的地方之一,这片茂密的雨林面积与葡萄牙相当,没有道路,只有迷宫般的水道。哈瓦里山谷有26个部落,是世界上最密集的部落群,其中有19个完全与外界隔绝。
    马鲁博人也曾经与世隔绝,在丛林里游荡了几百年,直到19世纪末采集橡胶的人来到这里。由此而来的是数十年的暴力和疾病,同时也带来了新的习俗和技术。马鲁博人开始穿衣服。一些人学习葡萄牙语。他们把弓箭换成了猎枪来猎杀野猪,把砍刀换成了链锯来清理木薯地。
    有一个家庭尤其在推动这一变化。在20世纪60年代,塞巴斯蒂昂·马鲁博是第一批在丛林之外生活的马鲁博之一。他回来时带来了另一项新技术:船舶发动机。它可以把几周的行程缩短到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