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中国第一次看到华盛顿把精力消耗在有关TikTok的疯狂上。
    前总统特朗普曾在2020年发布行政命令,试图迫使TikTok的中国所有者出售这款大受欢迎的应用程序。但中国政府通过限制技术出口挫败了美国买家的收购。去年,蒙大拿州的立法者通过了在该州禁止TikTok的立法,但一名联邦法官在法律生效前阻止了该法。
    现在,美国的立法者们正再次试图迫使TikTok的中国所有者字节跳动放弃对这款应用的控制权。上周三,众议院以352票支持、65票反对的投票通过了一项法案,要求字节跳动要么出售该应用程序,要么在美国被禁止使用。
    但这次狂热尚未引起中国领导人作出高度戒备的反应,也没有引发针对美国公司的报复威胁。中国政府官员基本上只是重申了美国政策对中国不公平的通常批评,对该法案进行了猛烈抨击。

    专家们说,他们的克制有几个原因。尽管该法案在众议院获得了两党支持,但在参议院仍面临不确定的命运。共和党的预期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已表示反对该法案,尽管他曾在2020年发布过针对TikTok的行政命令。而且,中国有能用来阻止TikTok出售的法律工具。
    “在针对美国做法进行全面报复上,中国还没有准备马上采取行动,”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中国问题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
    TikTok在美国拥有广泛的影响力,尤其是在年轻人中。据估计,它在美国有1.7亿用户,高于2020年时的1亿用户。它在全球的用户就更多了,估计在140个国家有10亿用户。字节跳动的中国版TikTok叫抖音,根据它报告的最新统计数据,抖音在2020年中期的日活用户已超过6亿。
    华盛顿的立法者们说,中国政府可以利用TikTok来传播中共信息,或获取美国用户的敏感数据。
    拜登总统已表示,如果这项众议院已通过的法案送到他的办公桌上的话,他会签署为法律。但特朗普对这项立法的反对已向北京发出信号,让其能枕戈待旦。
    “特朗普的反对态度出其不意地打击了该法案成为法律的可能性,让中国政府和字节跳动有理由相信这个问题最终会消失,”投资人工智能技术的美国对冲基金互联资本的创始人凯文·徐(音)说。
    TikTok表示,它已在保护美国用户的数据和隐私方面采取了措施。它提出了一个方案,把美国用户的数据存放在由甲骨文控制的美国国内服务器上。但这个解决立法者安全担忧的努力尚未达成协议,导致“TikTok与华盛顿之间目前完全没有信任的状态”,徐先生说。
    尽管美国政府已对TikTok进行了多年审查,但这款应用仍由一家中国公司拥有。即使华盛顿的立法者们同意强迫其所有者出售这款应用,但中国官员过去就曾警告,这种交易需要得到他们的批准。

    2020年,把TikTok出售给包括甲骨文和微软在内的美国投资者的交易看起来快要做成时,中国政府明确了被它视为敏感出口物品的管辖权;专家们认为,中国的技术出口新规覆盖了如TikTok背后的算法等技术。该新规有效地挫败了把TikTok交给美国所有者的尝试。
    中国的出口管制意味着它能阻止销售让TikTok如此令人上瘾的技术,也就是该应用能预测用户兴趣的强大算法,这个算法让其能一条接一条地向用户提供视频。
    中国国内的学者和评论人士普遍认为,政府不会允许字节跳动将这项技术出售给外国公司。
    任何不包扩核心算法的TikTok出售对其潜在买家来说将大大降低产品的吸引力,北京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教授金灿荣上周四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发贴说,该贴吸引了18.4万次点击。
    中国官媒上周四转载了外交部的一份声明,声明称美国打压TikTok的做法是美国在保护言论自由上实行“双重标准”的证据。在受审查的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美国政府禁止TikTok的努力激起了网民们对中国公司在美国受到不公待遇的愤怒。
    TikTok在其平台上呼吁用户行动起来反对众议院法案后,“TikTok反击”上周在微博成为热门话题。许多评论者将该法案描述为盗窃,对华盛顿致力于自由市场竞争的承诺表示怀疑。他们还担心该法案会成为华盛顿用来对付其他中资技术公司的样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