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底,一群保守派活动人士和学者开始着手废除得克萨斯州公立大学的多元、公平与共融项目(DEI)。
    他们与手握重权的副州长丹·帕特里克的一名前助手建立了合作,后者将禁止DEI倡议作为他的首要任务之一。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得克萨斯农工大学这样的知名学校,研究了哪些办公室和员工应该被抹去。一位人脉很广的校友向农工大学校长转达了他们的发现;帕特里克的前助手在州参议院委员会面前引用了这些证据。
    这项运动很快取得了成效:5月,得克萨斯州通过了一项立法,禁止公立高等院校开设所有此类项目。
    由于对“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反弹,加上有人批评称批判种族理论等学说已使大学成为灌输进步主义的引擎,取消DEI项目已成为美国右翼的一项事业和姿态。2023年,20多个州考虑或批准了针对DEI的新法律,尽管民意调查显示多元化举措仍然很受欢迎。

    《纽约时报》获得的数千份文件揭示了反DEI运动的策略和思维:这些活动人士和知识分子帮助制定了得克萨斯州的新法律,以及至少其他三个州的措施。这些材料包括与全国各地志同道合的盟友的非正式通信也揭示了他们对种族、性和性别角色的毫不掩饰的看法。尽管该运动在一些共和党主导的州取得了显著的成功,但这些文件显示,活动人士很难获得更广泛的选民和官员的支持。
    该组织以克莱蒙特研究所为中心,这是一家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智库,与特朗普的运动和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关系密切。大约三年前,该组织围绕着一个宏大的目标凝聚在一起:通过消除美国学校中的“社会正义教育”,对“左翼社会正义革命”进行致命一击。
    这些文件包括拨款提案、预算、报告草案和通信,是通过公开记录请求获得的。它们显示了活动人士如何在至少十几个州组建了一个由智库、政治团体和共和党操盘手组成的松散网络。
    他们寻求资助的对象包括一系列有右翼倾向的慈善机构和家族基金会,以及全国最大的共和党竞选活动个人捐助者之一。他们交换了立法范本,发表了一系列公开报告,并与其他保守派倡导团体开展了协调行动。
    在公开场合,一些参与其中的个人和团体加入了保护思想多元和知识自由的呼声,并接受了DEI使大学变得不宽容和狭隘的论点。他们声称支持任人唯贤的理念,反对分裂美国人的意识形态。他们认为,DEI项目反而让黑人和西班牙裔学生感到不受欢迎。
    然而,即使他们或他们的盟友在公开场合倡导更多学术自由,其中一些人私下里也表示希望尽可能地清除自由主义思想、教授和课程。在坦率的私人谈话中,一些人赞赏将同性恋定为犯罪的法律。

    克莱蒙特研究所在为本文撰写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很自豪能够成为反对DEI的领导者,因为催生DEI的意识形态与美国的建国原则、宪政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相冲突。这是我们的信仰。没有这些,就没有美国。它们和DEI互不相容”。
    研究所还表示,“我们反复而公开地进行这些论证,以求保守公正、胜任力和科学的进步。”
    有鉴于少数族裔在校园中的代表不足,近几十年里,美国大学的多元化项目进行了大幅扩展。这对学术和学生生活产生了巨大的——且越来越有争议的——影响。在批评者看来,这些项目已经成了推行左派性别和种族理念的工具,或者是要扼杀对理念的自由讨论。
    为此,一些州的官员开始彻底禁止设立DEI办公室。还有的限制了对身份政治或系统性种族主义等概念的课堂讨论。越来越多的州和学校不再要求求职者做出“多元化声明”——即就多元理念以及如何实现多元做出书面的承诺,在有些机构的录用程序中,这种声明起到了试金石的作用。
    然而到了2021年初,乔治·弗洛伊德事件引起的抗议活动以及特朗普的连任失败之后,克莱蒙特的组织者们转入守势。文件显示他们在讨论攻击的大致思路:他们不仅要劝说政治中间派,还要把保守派政治和思想人物鼓动起来,他们认为这些人过于腼腆,甚至在和感染了美国政府与商业的自由派政权同流合污。
    克莱蒙特的主席、纽约投资人托马斯·科林恩斯蒂恩是共和党中数一数二的捐款人,他在当年3月表达了一个相当悲观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