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周四裁定,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具有种族意识的招生计划违宪。这一由保守派占绝对多数的最高法院做出的最新裁决意味着,寻求增加学生多样性的美国精英大学可能会减少黑人和拉丁裔学生的数量。
    法院以六比三的结果做出了裁决。首席大法官小约翰·G·罗伯茨在多数意见书中写道,这两个项目“不可避免地以负面方式运用种族因素”,“涉及种族成见”,违反了宪法。
    大学可以考虑种族如何影响了学生的生活——比如,学生在申请论文中可能写到这一话题——但他警告学校,不要把这种考虑作为基于种族进行选择的一种隐秘手段。“大学不能简单地通过申请论文或其他手段建立我们今天认为不合法的制度,”他写道。
    与法院意见不同,索尼娅·索托马约尔法官总结了她的异议——这是一个罕见的举动,表明法官与最终裁决存在严重分歧。她说这项裁决“进一步加剧了教育领域的种族不平等”。

    “这一决定的破坏性影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她写道。
    亚裔美国人的招生一直是这场辩论的核心。多年来,申请者一直淡化自己的身份,让自己显得“不那么亚裔”。本案原告指责哈佛大学多年来通过使用主观标准来衡量个性特征,系统性地歧视亚裔美国人。
     许多美国人对最高法院的这一决定表示欢迎,尤其是保守派团体和共和党领导人。最近的几项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人不支持将种族作为录取的一个因素。
    美国最大的保守派团体之一美国保守派联盟主席马特·施拉普表示,法院的这一裁决以及去年终止堕胎权合宪性的裁决“是恢复我们破烂宪法的凯旋号角”。 
    拜登总统在裁决下达数小时后的电视讲话中抨击了这一裁决,称国家不能允许这一裁决成为平权行动议题的“最后决定”。
    他说,“歧视在美国仍然存在。”他重复了自己的话以示强调。“今天的决定并没有改变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