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高法院推翻大学招生种族和族裔偏好的裁决中,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对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措辞严厉,称其招生过程“难以捉摸”、“不透明”和“无法预料”。
    但周四法院对这两所大学的裁决可能会导致招生系统更加主观和神秘,因为大学既要遵守法律,又要录取多样化的学生。
    一些校方预测,对考试成绩和班级排名等标准化指标的重视将会减少,而更多强调通过推荐信和申请文书来体现的个人素质——这与许多平权法案反对者希望的正好相反。
    “它是否会变得更加不透明?是的,没办法不这样,”即将接任芒特霍利奥克学院院长的丹妮尔·雷恩·霍利说。“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这份意见书会让它变得更加复杂。”

    在接受采访时,原告“学生公平录取”组织的创始人兼总裁爱德华·布鲁姆为他所谓的学术资格的“标准衡量方式”进行了辩护,他援引的研究表明,考试分数、评分等级和课程作业有助于决定哪些学生能在竞争激烈的学校胜出。
    他承诺将执行这一决定,并表示“学生公平录取”及其律师“一直在密切关注招生程序的可能变化”。
    他在周四的声明中写道:“我们保持警惕,如果有大学公然藐视这一明确的裁决,我们打算提起诉讼。”
    然而,要在招生过程中消除任何种族的提及或暗示几乎是不可能的——从申请人的名字开始。在判决中,罗伯茨大法官特别为考虑申请者生活经历中的种族或民族背景留出了空间。
    “这份意见书中的任何内容都不应被解释为禁止大学考虑申请人对种族影响其生活的讨论,无论是通过歧视、激励还是其他方式所受的影响,”他写道。
    不过,他也警告,个人陈述不能在传递种族信息方面发挥隐蔽作用。“换句话说,必须根据学生作为个体的经历来对待他们,而不是基于种族,”他写道。“长期以来,许多大学的做法恰恰相反。”
    包括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在内的大学周四表示,他们将遵守这一裁决。但对于外界的怀疑论者来说,厘清一所大学的意图将是一项挑战。他们怎么知道一个录取决定是基于一篇关于个人勇气的文章,还是基于它所揭示的申请人的种族?

    “我认为,一个非常合理的结果是,学校会作弊,然后说,‘让我们看看谁会被起诉,’”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法学教授理查德·桑德说,他一直对平权法案持批评态度。“个别学校被起诉的几率很低,而起诉的成本真的很高。”
    一些教育官员已经在讨论如何利用申请时的个人陈述。在最近由美国教育委员会赞助的一次演讲中,马里兰大学本科招生主任香农·甘迪说,学生的入学文书要做出改变,要描述种族如何影响自己的生活。
    “现在,学生们写足球训练,写祖母去世,”她说。“他们不写自己受过的考验和磨难。他们不写自己不得不经历过的那些挑战。”
    大学也可以要求申请者提交其他更有针对性的文书,比如对“多样性、公平性和包容性”的陈述,这样的陈述在教员招聘中已经很常见。
    即将出任芒特霍利奥克学院院长的霍莉就设想了这样的问题:“各种多样性是芒特霍利奥克学院的核心价值观之一。请告诉我们你为何注重多样性,以及你认为自己在这个问题上能为芒特霍利奥克学院做出怎样的贡献。”
    大学官员预测,这一裁决将导致名校的黑人和西语裔学生数量立刻下降,就跟多年前加州与密歇根州禁止公立大学开展平权行动的结果一样。去年秋天,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入学新生中,黑人学生只占3.4%,此时距离禁令生效已有2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