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拜登政府能得偿所愿的话,更多的芯片将在得克萨斯州或亚利桑那州的工厂生产。
    然后,这些芯片将被运往哥斯达黎加、越南或肯尼亚等合作伙伴国家进行最终组装,之后送往世界各地,用于运行从冰箱到超级计算机的各种设备。
    提到半导体,人们可能不会首先想到这些地方。但政府官员正试图改变全球芯片供应链,并为此进行了紧张的谈判。
    该计划的核心内容包括让外国公司在美国投资芯片制造,并寻找其他国家建厂来完成剩下的工作。华盛顿的官员和研究人员称其为新的“芯片外交”的一部分。

    拜登政府认为,在美国生产更多这些电子设备的微型大脑有助于使美国更加繁荣和安全。拜登总统周五在接受ABC新闻采访时夸耀了此番努力。他在采访中说,他已经让韩国投资数十亿美元在美国生产芯片。
    但该战略的一个关键部分正在美国境外展开,政府正努力与伙伴合作,确保在美国的投资更具持久性。
    如果这一初步努力取得进展,可能有助于政府实现一些广泛的战略目标。它希望减弱涉及中国的安全担忧,中国正在扩大自己的芯片制造业,同时对全球芯片技术中心台湾构成威胁。它还希望降低芯片供应链中断的风险,这种风险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和乌克兰战争期间变得明显,两起事件都使全球航运和制造业陷入动荡。
    “我们的重点是尽最大努力扩大不同国家的能力,使这些全球供应链更具弹性,”斯坦福大学教授拉明·托洛伊说。托洛伊最近曾任美国国务院经济和商业事务局助理国务卿,该部门在建立新供应链的外交努力中走在前沿。
    政府的目标不仅是芯片,还包括电动汽车电池、太阳能电池板和风力涡轮机等绿色能源技术。到目前为止,中国是这些行业的最大参与者。
    拜登及其助手表示,中国公司的主导地位不仅是国家安全问题,也是人权问题,因为一些制造活动发生在中国新疆。那里的官员强迫一些穆斯林少数民族在工厂工作。

    托洛伊说,在拜登执政的三年里,美国吸引了3950亿美元投资于半导体制造业,4050亿美元投资于绿色技术和清洁能源的开发。
    在美国投资这类制造业的许多公司总部都设在以科技产业闻名的亚洲国家——比如日本、韩国,以及台湾,还有欧洲。韩国芯片制造商SK海力士也是其中之一,该公司正在印第安纳州建造一座耗资38亿美元的工厂。国务院说,这个项目是该州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投资,有可能为该地区带来1000多个就业机会。
    上个月,国务卿布林肯在马里兰州一个旨在鼓励外国投资美国的会议上发表演讲,提到了这个项目。他还强调,他希望拜登制定的立法能够通过“使我们的公路、铁路、宽带和电网现代化”,吸引外国投资进入美国的高科技制造业。
    他还说,这些政策努力旨在“加强供应链并使其多样化,为国内制造业注入强劲动力,刺激从半导体到清洁能源等未来关键产业的发展”。
    商务部也在加强芯片供应链的努力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并向研究、开发和制造芯片的公司和组织拨款500亿美元。
    商务部长雷蒙多领导了一项对全球芯片供应链的深入研究,以确定漏洞,并与外国政府合作,讨论增加海外投资的机会。
    这个话题是雷蒙多今年春天访问哥斯达黎加时的焦点,当时她会见了当地官员和英特尔的高管。英特尔在那里有一家工厂。(今年1月,托洛伊在哥斯达黎加的一个半导体制造会议上发表了讲话。)在访问巴拿马和泰国期间,她还讨论了半导体供应链多元化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