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议院共和党领导人本周将推动立法,迫使TikTok的中国所有者出售该平台,否则它将在美国被禁,尽管前总统特朗普公开反对针对这款他曾发誓要禁用的流行社交媒体应用。
    路易斯安那州共和党众议员、多数党领袖史蒂夫·斯卡利斯周一表示,众议院将尝试按照为无争议立法设立的特别程序加快该法案通过,该程序需要三分之二多数票才能通过。这一做法反映出该法案在国会山日益增长的势头,因为两党成员都渴望在选举年表现出对中国强硬的意愿。
    “我们必须确保中国政府无法通过数据收集和宣传将TikTok用作针对美国用户和我们政府的武器,”斯卡利斯在众议院审议的每周立法预览中表示。
    这份长达13页的法案是中共问题特设委员会的成果,在两极分化的众议院,该委员会是两党少有愿意合作的平台。上周,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一致表决加速这项立法,该法案将在9月30日之前将TikTok从美国的应用商店中撤下,除非其总部位于北京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出售其股份。

    特朗普担任总统时,曾发布过与上述法案手段一致的行政命令,但现在却转变了立场,公开反对该法案,此举将考验他在竞选过程中是否能继续在国会阻碍两党立法。
    周一,特朗普对其态度转变给出了东拉西扯的解释,称他不想疏远年轻选民,不想赋予他眼中的死敌Facebook更大权力。
    特朗普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他仍然认为TikTok是国家安全威胁,但禁止它会让年轻人“发疯”。他补充说,任何损害该平台的行为都会使Facebook受益,他将Facebook称为“人民公敌”。
    “坦白说,有很多上TikTok的人很喜欢它,”特朗普说。“如果没了它,有很多用TikTok的年轻人会发疯。”
    “TikTok有很多好处,也有很多坏处,”他补充道,“但我不喜欢的是如果没了TikTok,Facebook就可能变得更大,而且我认为与许多媒体一样,Facebook是人民公敌。”
    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转变是否会削弱该法案在众议院的广泛支持基础,目前尚不得而知。在众议院,围绕该法案酝酿中的争论已经变得愈发紧张。上周,TikTok让用户致电国会,呼吁议员不要关闭该平台时,许多议员感到大为光火。

    “特朗普在TikTok上的立场变化让众议院共和党人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因为这迫使他们在支持特朗普和对抗中国之间做出选择,”民主党策略师杰夫·加林表示。“两党选民都不相信中国会遵守任何有意义的规则,并认为中国决心逃过一切可逃过的惩罚,中国对TikTok的控制方面,他们也持相同观点。”
    由于担心字节跳动与北京的关系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这项立法是过去一年旨在限制TikTok的多项努力之一,拜登总统已表示他将签署该法案。
    该法案的共同提案人之一是纽约州众议员爱丽丝·斯蒂芬尼克,她是共和党第三号人物,她的名字出现在特朗普竞选搭档的每一份候选名单上,而且几乎从未做出与这位前总统步调不一致的举措。
    在走向共和党提名的道路上,特朗普对共和党在国会的议程发挥了自卸任以来前所未有的影响力。就在公开反对悬而未决的TikTok立法的几周前,他利用自己在国会共和党人的影响力在参议院否决了一项两党移民法案,该法案被吹捧为保守派边境安全法案的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但与移民问题不同的是,两党在TikTok问题上并没有分歧,两方都认为支持瞄准中国的政策能带来政治上的好处。
    尽管如此,特朗普反对该法案似乎还是产生了一些效果。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在《会见媒体》节目中表示,他对这项禁令感到“非常矛盾”。2020年,格雷厄姆为特朗普针对该公司的行政命令进行了辩护,他在社交媒体上写道,总统“想要确保中国共产党不拥有TikTok,最重要的是——不拥有你的全部私人数据,他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