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一图胜千言,那么一位久未露面的英国王妃的一张经过数字修改的照片显然胜过百万言。
    经过又一天的网络谣言和阴谋论肆虐后,这似乎是从中可以得到的教训,周一,凯瑟琳王妃为修改了一张她与三个孩子的合影照片而道歉,这张照片上周日在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上流传。
    这是凯瑟琳自两个月前接受腹部手术以来公布的第一张官方照片,是一张欢快的母亲节抓拍,由她的丈夫威廉在家中拍摄。但如果这张照片是为了平息几周来人们对凯瑟琳健康状况的猜测,那么它的效果是适得其反的。
    现在,英国王室面临着一场风暴,人们质疑王室与媒体和公众的沟通方式,质疑凯瑟琳是否修改过她前几年发布的其他家庭照片,质疑她是否感到不得不修图以掩盖疾病的影响。

    对于在一场又一场自己制造的危机中跌跌撞撞的王室来说,此事已经演变为一场全新的风暴。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涉及的是王室中最受欢迎的成员之一,一位平民出身的未来王后。这也反映了部分由王室自身推动的社交媒体名人文化,这种文化,和让王室成员——包括早年的凯特·米德尔顿——懊恼不已的那些窥探隐私的狗仔队偷拍有着天壤之别。
    研究君主制与媒体关系的王室历史学家埃德·欧文斯说:“和许多千禧一代的名人一样,威尔士王妃通过与观众分享她精心策划的个人生活版本,成功地塑造了自己的公众形象。”他说,这张经过修改的照片具有破坏性,因为对公众来说,它“让人怀疑”凯瑟琳家庭生活的“真实性”。
    然而真实性已经算是小事:凯瑟琳的疾病和持续已久的康复过程都在公众的视线之外,由此产生的神秘感已经催生了关于她的身心健康、行踪以及她与威廉的关系的疯狂谣言。
    发现照片被修改后,几家国际新闻机构发出警告,其中美联社的警告使用了“封杀通知”这样不祥的字眼,敦促各新闻机构从其网站上删除该图片,并从任何社交媒体上将其删除。
    欧文斯称这起事件为“灾难”。
    “就在人们对凯瑟琳的健康状况纷纷猜测,网上关于她和威廉王子私生活的谣言甚嚣尘上的时候,”他说,“过去两天发生的事件丝毫没有消除人们的疑问和担忧。”

    凯瑟琳和威廉的办公室所在的肯辛顿宫周一拒绝公布未经编辑的照片副本,业余的图片侦探们只能继续寻找照片中王妃和她的三个孩子乔治、夏洛特和路易斯的姿势是否有被修改过的痕迹。
    美联社称,检查结果显示“夏洛特公主左手的轮廓存在异常”。这张照片有一堆明显的异常,说明是被修改过的。夏洛特的开衫的部分袖子不见了,凯瑟琳外套上的拉链和她的头发对不上,她头发上的纹路明显有修改痕迹。
    图片后期专家萨莫拉·本尼特·加格发现了多处修改的痕迹。他说,夏洛特双腿的边缘柔和得不自然,这表明双腿周围的背景被换过。凯瑟琳放在小儿子路易斯腰上的手也很模糊,他说这可能表明这张照片是从当时拍摄的另一张图片中截取出来的。
    加格说,综合来看,这些改动表明照片是由多张图片合成的,而不是用Photoshop程序平滑处理过的单张图片。凯瑟琳的发言人拒绝就她对照片编辑的熟练程度发表评论。
    甚至在凯瑟琳道歉之前,网上就出现了大量“未修”照片的米姆。在其中一个米姆里,闷闷不乐的凯瑟琳地和一群孩子在一起抽烟。另一个显示她正从水滑梯上滑下来,其创作者说这是为了“证实她绝对没事,恢复得很好”。
    除了嘲笑之外,王室还面临着挥之不去的信誉损失问题。凯瑟琳多年来热衷拍照,捕捉王室成员的真实场景:卡米拉王后提着花篮;乔治王子与曾祖父菲利普亲王共乘一辆马车。
    白金汉宫发布了许多这样的照片,它们经常出现在英国报纸的头版上(《泰晤士报》用大幅版面刊登了那张母亲节照片)。一位前白金汉宫官员预测,新闻媒体现在将对过去的照片进行检查,看看它们是否也被修改过。
    这将使肯辛顿宫陷入棘手境地,他们需要为王室最有成效的传播官辩护,以免受到一系列潜在问题的影响,而传播部门的工作人员基本无法左右这位传播官的意志。在照片引来大量质询后,白金汉宫让凯瑟琳对情况做出说明。她很懊悔,但按她的说法,她只是一个会用Photoshop、不满意图片效果的摄影爱好者。
    “像许多业余摄影师一样,我偶尔也会尝试修图,”她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对于我们昨天分享的家庭照片造成的任何困惑,我想表达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