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的留学顾问没有向曼茵德吉特·考尔透露,她将去加拿大就读的学校相对于多伦多在什么具体位置。
    考尔告诉我的同事大西哲光,她乘坐的Uber车没完没了地开了八个小时,耗费了她800加元后,她最终到达了安大略省的蒂明斯,一个她从未听说过的地方。
    但正如诺里报道的那样,在这个偏远城市完成学位也许并不是那么孤立无援,因为蒂明斯北方学院82%的学生都是外国人,其中大部分来自印度。
    [阅读诺里的报道在加拿大偏远之处,一所学院成了吸引印度学生的地方]

    招收外国学生一直对加拿大的院校具有吸引力,因为外国学生支付更高的学杂费,据人口普查机构的数据,外国学生在加拿大获得本科学位的学费大约是本国学生的五倍。招收外国学生对加拿大联邦政府来说也已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联邦政府正在努力实现2023至2025年间争取145万人移民该国的极高目标。
    政府在2022年11月宣布了这个创纪录的目标,这是解决全国劳动力短缺战略的一部分,这表明它加拿大在走向与许多限制移民的西方政府相反的方向,正如我当时报道的那样。 (从本周起,大多数在英国留学的外国学生将不再允许携带家属,英国内政部表示,此举是在兑现其“果断削减移民”的承诺。)
    在加拿大,外国学生的激增令人们担心大学和学院所在社区是否对留学生的到来做好了充分准备、是否能确保他们的劳动力和财务不受剥削。移民部长马克·米勒最近宣布了几项针对留学生的措施,将于本月生效。
    自2000年代初以来,政府首次将外国学生获得学习许可所需的存款门槛从1万加元提高到了约2.06万加元。至少到今年4月,政府将继续允许国际学生每周工作20个小时以上,该政策此前曾被撤回。
    米勒领导的移民、难民及公民部表示,正在研究如何确保大专院校接收的学生数量不超过它们能够帮助找到住房的人数,但没有提供细节。加拿大的大专院校受省级政府监管。
    “在2024年9月之前,我们准备采取必要措施,包括大幅限制签证签发数量,以确保接受留学生的认定机构给学生提供合乎需要的足够支持,”米勒上个月在宣布这些变化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他指责一些院校经营“相当于幼犬犬舍的文凭工厂”,剥夺了外国留学生积极的学术体验,让他们面临特别大的困难,而省级政府却不出面干预。

    “这种情况不该再继续下去,”米勒还说。“如果各省和地区级政府不管的话,我们将代它们做这件事,它们不会喜欢我们使用的直率手段。”
    来加拿大读书的国际学生数量在过去三年猛增,移民部签发的学习许可数量增加了60%。2023年,移民部批准的新学习许可和现有许可延期申请达到了创纪录的100多万份,高于2022年的83.8万份,2021年的56万份。
    学习许可没有严格的上限,但永久居留权的批准需要遵守年度配额。据加拿大上议院的四名议员在2023年9月发布的报告,2022年,加拿大迎来了约43.2万名永久居民,其中的9.5万名以前是国际学生,这些议员呼吁政府解决“项目诚信问题”。其中包括越来越普遍的一种看法,即在加拿大取得学位是通往公民身份的可靠道路。
    “这不是道路,而是雷区,”移民工人争取变革联盟的执行主任赛义德·胡桑说,这个类似于工会的组织总部位于多伦多,由移民领导。
    他把移民部提出的变化描述为对一个可能需要彻底改造的系统做出的微小“调整”。
    “我们不断听到有关高昂学杂费、难以获得永久居民身份、受雇主和房东剥削的问题,”胡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