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墨尔本——从空中看,昆士兰州的内陆小镇奎尔皮似乎是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它坐落在锈色的尘土地上。大约有20头袋鼠有时候会在学校的草坪上栖息。夏天的温度可以达到约45摄氏度。距离最近的城市车程10个小时。
    但奎尔皮最近突然成了全球渴望的对象,因为它公布了一项计划,通过提供“免费”土地来解决住房短缺问题并吸引新居民。
    官员们最初的设想很简单,希望在这个575人的小镇上建造五套新房。但官员们说,自从10月11日通过当地新闻媒体发布消息以来,两周之内,奎尔皮已经收到300多件咨询,有的还来自遥远的香港和欧洲。
    来自国内外的大量征询证明了澳大利亚人的绝望,他们担心拥有住房变得越来越遥不可及,也证明了全球可负担住房的紧缩。

    “太不可思议了,”提出该计划的奎尔皮郡议会议长贾斯汀·汉考克(Justin Hancock)在谈到该计划引起的兴趣时说。“有些人只因为听到‘免费土地’这个词就打电话过来。”
    是的,还有一些细则:新房主必须为一块地预付1.25万美元(约合8万人民币)——但如果他们在那里建了房子并居住超过六个月,他们将获得地价的退款。
    汉考克是想把世界上的两股力量结合起来:寻找廉价住房的需求,以及较小或衰败的城镇寻求扩张或为社区注入新生命的动力。
    为了复兴,意大利一些风景如画的城镇和村庄将破旧的房屋以1欧元的价格出售,成为了国际新闻。印第安纳州加里市也以1美元的价格将废弃房屋出售给愿意修缮的人。
    悉尼和墨尔本是澳大利亚最大的两个城市,也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两个房地产市场。房地产数据公司CoreLogic的分析显示,在新冠疫情期间,房价飙升,涨幅是过去一年工资涨幅的11倍。悉尼的房价中位数达到130万美元(约合830万人民币)。
    奎尔皮位于布里斯班以西约870公里,主要产业是农业和矿业,受各种因素的影响,这里的房屋建设一直很困难。汉考克说,在澳大利亚乡村,银行对抵押贷款的存款要求高于城市,而且该地区一直缺少工匠。

    汉考克说,他提出这个住房计划是为了解决住房短缺问题。虽然他并不指望这300个询问都能转化为土地出售,但他估计有15至20个买家正在认真考虑这个报价。
    由于疫情尚未结束——昆士兰州的边境对其他澳大利亚人关闭,国际游客也被禁止进入该国——潜在的买家可能需要等几个月才能来这个镇子。
    但是对于想搬到奎尔皮的人,小镇提供了一个免费游泳池、一个24小时健身房、两家杂货店和一个湖。该镇以蛋白石矿而闻名,郊区还出土了一些澳大利亚最大的恐龙骨骼。汉考克说,几乎每个周末都有文化活动,包括“内陆歌剧”、赛马和铁人三项。
    41岁的罗比娜·米汉(Robina Meehan)早在知道还有退款这回事之前,就已经出价买下了其中一块地,她说,“就算是1.25万美元也好到让人无法拒绝。”
    米汉说,生活在乡村小镇有一种自由和自足的感觉,在城市里是找不到的。
    “在这里,你可以打一口井,点一团火,杀头牛吃,”她说。“可是在城市里,你什么都不能做。顶多在花园里种种生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