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周日提前举行的议会选举中,左翼、中间派和右翼三个主要政治团体获得了大量选票,但都远未达到绝对多数,法国面临着出现悬浮议会的可能性,以及严重的政治不确定性。
    初步结果颠覆了对勒庞领导的反移民政党国民联盟将大胜的普遍预测。该政党在一周前的第一轮投票中占据主导地位。相反,左翼的“新人民阵线”赢得了177个席位。
    总统马克龙领导的中间派联盟以148个席位位居第二,他在一个月前宣布举行大选,使国家陷入动荡。紧随其后的是国民联盟及其盟友,获得142个席位。
    随着国民议会的577个席位几乎全部产生,《纽约时报》根据法国内政部的数据编制的数字证实了此前的预测——没有任何一个政党或集团会赢得多数席位。

    这一结果的细节可能还会发生变化,但很明显,中间派和左翼为了在第二轮投票中对抗国民联盟而匆忙组建的“共和阵线”在很大程度上发挥了作用。法国各地的候选人退出了三方竞争,呼吁团结起来反对勒庞的政党。
    “总统现在有责任号召‘新人民阵线’执政,”极具魅力的极左翼领袖、左翼联盟中最为极化的让-吕克·梅朗雄说。“我们准备好了。”
    但是,巴黎奥运会将在不到三周的时间内开幕,而法国目前看起来几乎无法治理。左翼势力汹涌,而国民联盟在国民议会中的席位增加了数十个,马克龙的政党遭受了惨痛的失败,他的政党及其盟友在国民议会中拥有的250个席位减少了约三分之一。
    结果是,拥有最大立法权的议会下院分歧严重,似乎无法立即组建执政联盟,马克龙的中间派被夹在极右派和极左派之间,这两个团体相互憎恶,而且都憎恨马克龙。
    勒庞的门徒若尔当·巴尔代拉曾领导国民联盟在欧洲议会选举和上个月的第一轮立法机构投票中获胜。他说,左翼联盟挫败了国民联盟争取绝对多数的努力,是“可耻的联盟”,并称马克龙让法国处于“不确定和不稳定”之中。
    尽管国民联盟的席位少于预期,但它现在在法国政治中占据了一席之地,抹去了战后建立起来的、基于这样一种理念的政治格局,即极右翼公然鼓吹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的历史,因而不配担任权力职位。

    勒庞否认了这段过去。但是,即使经过改头换面,该党的核心信息仍然是:移民稀释了法国光荣的民族身份,需要收紧边境,实施更严格的监管,将他们拒之门外,或阻止他们从法国的社会保障体系中受益。
    法国拒绝接受这一愿景,但以压倒性多数的投票支持变革。它不想重蹈覆辙。它向聚集在马克龙周围的亲商界精英发出了一个严厉的信息。马克龙的任期有限,必须在2027年卸任。
    “法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分裂,”著名政治学家、作家阿兰·迪阿梅尔说。“我们已经明白,马克龙解散议会并举行选举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主意。”
    眼下,步履蹒跚的拜登总统正在努力对抗前总统特朗普的 “美国优先”民族主义理念,而法国长期的政治僵局可能会加剧不稳定的国际局势。长期以来与俄罗斯关系密切的勒庞一直试图将自己重塑为乌克兰的谨慎支持者,但毫无疑问,莫斯科将欢迎国民联盟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新人民阵线”的竞选纲领包括提高法国每月最低工资标准,将法定退休年龄从64岁降至60岁,重新征收财富税,冻结能源和天然气价格。该联盟表示,将使庇护程序更加慷慨和顺利,而不是像国民联盟承诺的那样削减移民。
    纲领还表示,“新人民阵线”支持乌克兰反抗俄罗斯争取自由的斗争,并呼吁普京总统“在国际正义面前为自己的罪行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