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一直以来纽约市就是一座高耸入云的都市。但随着16座超过500英尺高的建筑计划在今年完工,2019年可能成为这座城市的新摩天大楼最为活跃的一年。
    这座城市的天际线被帝国大厦(Empire State Building)和克莱斯勒大厦(Chrysler Building)主宰了许多年,这两座建于1930年代初的建筑高度都超过了1000英尺。但是近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纽约的地平线一直都在不断变化。
    纽约市内已经建成的高楼中,有九座超过1000英尺高,其中七座建于2007年以后。据总部位于芝加哥、追踪和评估高层建筑的非营利性机构世界高层建筑与都市人居学会(Council on Tall Buildings and Urban Habitat),还有16座这样的高楼——将近两倍于现在的数量——正在计划或建设中。
    这一轮新的建造浪潮规模前所未有。

    纽约的天际线看起来与十年前相比已经大为不同。重绘它的是曼哈顿西区的哈德逊园区(Hudson Yards)大型项目、中城“亿万富豪街”(Billionaires’ Row)上和周围群簇的高楼以及由世界贸易中心一号大楼(One World Trade Center)引领的曼哈顿下城的复兴。最近中城东区在进行的重新规划将为城市天际线剪出更多陌生的剪影。豪华公寓高层建筑也将很快在布鲁克林和皇后区刷新出新的高度。
    为什么是现在呢?从技术进步到对豪华公寓的投机热潮,一系列因素综合起来,都在鼓励开发商们把楼盖得更高,并利用那些陈旧的无法跟上施工技术突破的城市规划条款。一些人认为这些规划上的漏洞也是可开发的资源。就像在一代人之前曾捕获了纽约想象力的那些大厦一样,新的办公大楼也在不断崛起,但他们如今只能与那些价值百万的公寓楼平分秋色了。
    天际线的裂缝
    新的天际线令人讶异,部分原因在于新加入者的速度。1931年,在一场备受关注、呈现三足鼎立之势的高度竞赛中,帝国大厦凭借那个被严密保护起来的尖顶,以1250英尺的高度脱颖而出,超越了当时刚落成不久的克莱斯勒大厦(1047英尺)和一座位于华尔街40号、如今被称作特朗普大厦(Trump Building)的高楼(927英尺)。
    这个纪录一直无人打破,天际线几乎保持着原样,直到1972年世贸大厦(World Trade Center)落成,达到了1368英尺的新高度。
    当世贸双塔在2001年轰然倒塌的时候,整座城市都为之悲恸。建筑史学家、著有摩天大厦相关书籍的朱迪斯·杜普雷(Judith Dupré)说,“人们本能地感知到天际线被撕开了一条裂缝。”直到新的世贸一号楼在2014年落成,那个裂缝才被填上。这座大楼的象征性高度达到1776英尺,创造了新的纪录。(如果不把尖顶计算在内,建筑本身高度为1368英尺。)

    世贸一号楼仍然是这座城市最高的建筑,但近来一大批摩天大楼正紧随其后,其中大部分是住宅楼。这标志着一个显著的变化,昔日由办公楼和行政套房主宰的天际线已日渐变得专注于为富有的居民提供最佳景观。
    根据世界高层建筑与都市人居学会,当位于曼哈顿下城的辛格大厦(Singer Building)在1908年成为这个城市里第一座高度超过500英尺的建筑时,类似高度的建筑中只有26%是为住房需求设计的。而从2010年至今,包括正在建设中的工程在内,64%的高层建筑是住宅楼,其中大多数是豪华公寓。
    “房价趋势肯定与建筑高度息息相关,”房产评估公司Miller Samuel的总裁乔纳森·J·米勒(Jonathan J. Miller)说。他指出,在过去十年里,拥有一览无遗的景观已经成为那些最昂贵的公寓楼的必要条件。
    顶端的变化
    这是个最近才有的现象。2003年,在高达750英尺,可以俯视中央公园(Central Park)哥伦布圆环25号(25 Columbus Circle),一套公寓卖出了创纪录的4300万美元。这笔交易对中城的豪华公寓热潮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根据房地产信息网站StreetEasy,这套公寓的平均售价达到了每平方英尺2630美元,而在当时,每平方英尺1000美元的售价就已经被认为很乐观了。
    到了2007年,一些开发商已经可以卖出每平方英尺3000美元的住宅,这些高价通常都源于绝佳的景观。2012年,俄罗斯亿万富翁迪米特里·雷波诺列夫(Dmitry Rybolovlev)以创纪录的每平方英尺13049美元单价买下了一套价值8800万美元、位于中央公园西大道15号的顶层公寓。中央公园西大道15号是一座由石灰岩建成的高层建筑,享有360度城市全景推高了它的价格,也促使那些处于竞争中的大楼建得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