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大学里向来挤满了最富有家庭的孩子:在常春藤联盟学校,六分之一的学生的父母属于最富有的1%人群。
    周一发布的一项大型新研究表明,这并不是因为这些孩子的平均成绩更出色或参加了更难的课程。他们往往拥有较高的SAT分数和精心打磨的简历,申请率也较高,但即使考虑到这些因素,他们的比例仍然过高。对于拥有相同SAT或ACT成绩的申请者来说,来自前1%家庭的孩子被录取的可能性比普通申请者高出34%,而来自前0.1%家庭的孩子被录取的可能性是普通申请者的两倍多。
    这项研究是由Opportunity Insights发起的,这是一个由哈佛大学研究不平等问题的经济学家组成的团体,该研究首次量化了择优录取的大学录取过程中,富有本身在多大程度上成为一项资质。
    该分析基于1999年至2015年几乎所有大学生的大学入学和父母的联邦所得税记录,以及2001年至2015年的标准化考试成绩。它重点关注八所常春藤盟校,以及斯坦福大学、杜克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芝加哥大学。它增加了一个意义非凡的新数据集:12所大学中至少三所大学的详细、匿名的内部招生评估,涉及50万申请者。(研究人员承诺为数据匿名,没有透露共享数据的大学名称,也没有具体说明有多少大学共享数据。)

    新数据显示,考试成绩相同的情况下,大学优先考虑校友子女和招募的体育生,并给予私立学校孩子更高的非学术评分。这项研究结果得出了迄今为止最清晰的图景,展示了美国精英大学如何实现财富和机会的永久代际转移。
    “我从这项研究中得出的结论是,常春藤盟校没有低收入学生,因为它不想要低收入学生,”哈佛教育研究生院经济学家苏珊·戴纳尔斯基说,她查阅了数据,但未参与该研究。
    研究显示,实际上,这些政策相当于针对1%人口的孩子的平权法案,他们的父母年收入超过61.1万美元。在最高法院裁定基于种族的平权法案违宪后,大学被迫重新考虑其招生程序。
    “美国这些严格挑选学生的私立大学是否会从高收入、有影响力的家庭中招收孩子,并基本上是在引导他们在下一代中保持领先地位?”哈佛经济学家拉吉·切蒂表示,他是Opportunity Insights的负责人,与布朗大学的约翰·N·弗里德曼和哈佛大学的戴维·J·戴明共同撰写了这篇论文。“把这个问题反过来看,是否可以通过改变被录取的人来使我们社会中处于领导地位的人多样化?”
    几所大学的代表表示,收入多元化是当务之急,自2015年研究数据结束以来,他们已采取重大措施招收低收入学生和家中的第一代大学生。这些措施包括对收入低于一定数额的家庭免收学费;在经济援助中只提供赠款,不提供贷款;积极从落后的高中招收学生。
    “我们相信,美国的各个收入分布区间都存在人才,”普林斯顿大学校长克里斯托弗·L·艾斯格鲁伯说。“我为我们在普林斯顿大学为增加社会经济多样性所做的努力感到自豪,但我也相信我们需要做得更多——而且我们会做得更多。”

    富人平权法案
    在平权法案一案的协同意见书中,尼尔·戈萨奇法官谈到了优待校友和捐助者子女的做法,这也成为一个新案件的主题。他写道:“虽然他们表面上也表现出种族中立,但这些偏好无疑对白人和富有的申请者最有利。”
    研究人员表示,新论文没有包括按种族划分的录取率,因为之前已有这样的研究。他们发现种族差异并没有影响结果。例如,当只考虑某一种族的申请者时,来自最高收入家庭的申请者仍然具有优势。然而,收入最高的1%人口绝大多数是白人。一些分析人士提出按阶层实现多元化的做法,这是无需平权法案的情况下实现进一步种族多样性的一种方式。
    新数据显示,其他择优录取的私立大学,如西北大学、纽约大学和圣母大学,富裕家庭的孩子占比也格外高。相比之下,旗舰公立大学更加公平。在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和弗吉尼亚大学等学校,分数相当的情况下,父母高收入的申请者被录取的可能性并不比低收入申请者高。
    不到1%的美国大学生就读于这12所精英大学。但这些大学在美国社会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12%的财富500强首席执行官和四分之一的美国参议员曾在这些大学就读。收入最高的0.1%人群中有13%也是如此。研究人员表示,对这些大学的关注是有必要的,因为它们提供了获得权力和影响力的途径,而录取学生的多元化有可能改变将来谁成为美国的决策者。
    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新型分析,衡量就读这些大学是否会为将来的生活带来成功。他们将那些上了候补名单后被录取的学生与那些没有上候补名单而去了另一所大学的学生进行了比较。他们的发现与之前的研究一致,即就读常春藤大学而不是排名前九的旗舰公立学校之一并不能显著增加毕业生的平均收入。然而,就读常春藤确实将学生未来收入进入前1%的预测概率从12%提高到了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