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总统在周四晚上的总统辩论中表现不佳,而前总统特朗普只是耸了耸肩,就引起了美国盟友的焦虑。
    特朗普经常贬低北约,甚至威胁要让美国退出北约,他在辩论中说的话无助于缓解欧洲人对他反感该军事联盟的担忧。
    拜登问他是否会退出北约,特朗普没有回答,只是耸了耸肩。
    “在这场辩论之前我就非常担心,现在我更担心了,”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德国办公室主任贾娜·普格利林说。“特朗普可能想正式脱离北约,也可能不想,但他拥有一切破坏北约的手段。”

    北约的核心是其宪章的第五条,即每个成员国都有义务保护所有其他成员国。“威慑的关键在于可信度,而从根本上说,第五条一直取决于你对它怎么理解,”普格利林说。“所以,这取决于美国总统是否把它作为一种可信的威慑。”
    她说,鉴于特朗普对联盟持怀疑态度,那些依赖美国保护承诺的欧洲国家担心,他可能会试图与欧洲建立双边关系,“使之成为一种生意上的往来。”
    北约前助理秘书长卡米尔·格兰德表示,如果有第二个任期,聚集到他身边的“会是那种想把他的直觉转化为政策的人,而不是说,‘总统先生,这是个坏主意’”。
    “但是,最糟糕的是他的不可预测性,而欧洲正处于战争状态,”他还说。“在和平时期,总会有另一次峰会或建立关系的机会,”格兰德说。“但在一场战争中,如果他突然在一夜之间提出和平解决方案,或者提出一些让美国的安全保证变得空洞的东西,那就更难处理了。”
    特朗普周四晚间吹嘘自己迫使欧洲国家增加了军费开支,尽管在拜登领导下欧洲军费开支增加得更多。格兰德说,欧洲人已经明白,他们必须在自己的防务方面做得更多,事实上,他们每年的防务支出比2014年增加了1300亿美元。
    但无论谁当选总统,“我们都需要确保我们能在美国参与更少的情况下保卫欧洲。”

    北约的支持者并不是唯一对这场辩论感到不安的国际观察者。气势汹汹的特朗普和步履蹒跚的拜登之间的交锋让分析人士感到不安——而且不仅仅是关于谁有可能在11月的选举中获胜。
    华盛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的历史学家谢尔盖·拉德琴科在X上写道:“这次选举对美国民主声誉的损害远超普京和习近平所能达到的程度。”他指的是美国最大的对手俄罗斯和中国的领导人。
    “我担心外界对我们的印象,”他继续写道。“这不是领导者的形象。这是一幅走向衰落的画面。”
    无论谁当上总统,美国都面临着重大的全球性挑战——在亚洲,来自崛起的中国,以及最近得到普京支持的拥核朝鲜;在欧洲,来自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在中东,以色列对哈马斯的战争有可能蔓延到黎巴嫩南部甚至伊朗。
    在这场喧闹的辩论中,几乎没有关于外交政策的实质性内容。特朗普没有做出解释就坚称自己本可阻止普京入侵乌克兰,或阻止哈马斯入侵以色列,以及他本可迅速结束这两场冲突。
    拜登提到了他联合盟友援助乌克兰和对抗俄罗斯的努力。“我让世界其他50个国家支持乌克兰,包括日本和韩国,”他说。
    法国分析人士弗朗索瓦·埃斯堡说,一些人认为,特朗普本来就很有可能成为总统,这场辩论他的机会变得更大了。“因此,在所有问题上,这场辩论证实了欧洲的担忧,其中一些担忧已经融入了人们的思维。”
    “人们听到特朗普说他想削减对乌克兰的援助,所以这将成为辩论的中心,”他说,此外,特朗普还表示喜欢普京这个铁腕领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