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最高毒品官员周一呼吁,就中国和全球的反兴奋剂机构在2021年夏季奥运会前几个月不追究23名违禁药物检测呈阳性的中国顶尖游泳运动员一事,展开独立调查。
    这位官员是国家毒品管制政策办公室主任拉胡尔·古普塔,他表示,计划在为期两天的华盛顿体育部长会议上提出此事。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高层计划参加本周四开始的会议。
    “美国坚守自己的承诺,确保每名美国运动员和世界各地的运动员都能在国际赛事中获得公平的竞争环境和机会,”古普塔在回答《纽约时报》的提问时说。“必须进行严格、独立的调查,看看是否存在任何不当行为。”
    古普塔是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执行委员会的成员,但根据他办公室的一份声明,他和他的团队直到上周五才被告知此事。次日,时报的一篇调查报道披露了这些游泳运动员对禁用的心脏药物曲美他嗪(TMZ)的检测呈阳性,以及各国和全球反兴奋剂官员对此事的反应。

    在夏季奥运会之前,这23名中国游泳运动员始终没被禁赛,也未公开披露过他们的身份;在东京奥运会上,他们获得了五枚奖牌,其中包括三枚金牌。他们的TMZ药检结果呈阳性,但仍参加了比赛,这引发了与其中一些人比赛的奥运选手的愤怒反应,以及反兴奋剂运动中的其他人对掩盖行为的指控。
    古普塔发出呼吁的同时,WADA举行了视频新闻发布会,试图平息此事的负面影响。在持续近两小时的虚拟新闻发布会上,WADA的高层官员和该组织的首席法务官多次为此案的处理进行辩护。
    WADA主席维托尔德·班卡表示:“如果现在我们不得不再做一次,我们还是会采取完全相同的做法。”
    不过,WADA也承认,此案未遵循该机构现有程序,并证实由于疫情的缘故,没有给受影响的游泳运动员举行听证会,询问药物是如何进入他们体内的。WADA表示,它已决定不挑战中国的决定,因为现有证据最终会证明这些游泳运动员不存在任何不当行为。中国的决定包括不对这些游泳运动员做停赛处理,而许多反兴奋剂专家认为WADA应该让他们停赛。
    此外,WADA重申,该机构官员已经接受了来自中国公安部门的调查结果(在没有独立进行核实的情况下),后者报告称,在一家酒店厨房发现了这种药物的痕迹,但并没有确定药物是如何出现在那里的。
    为了支持他们的论点,WADA的官员还详细介绍了其所谓的广泛研究和科学评估,包括与曲美他嗪的原研制造商接触,从该公司获得了这款药物从身体系统排出所需时间的非公开信息。

    与此同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回应了相关提问,称其为“不实报道”。
    政府高官的声明——德国体育部长在公共广播公司ARD播放了有关此案的纪录片后也呼吁进行调查——可能会使本周在华盛顿举行的为期两天的会议变得有些尴尬。
    这次会议是美洲体育理事会(CADE)的年度会议,汇集来自40多个国家的代表以及体育各界的嘉宾。
    计划发表演讲的官员包括WADA主席班卡和该组织的三号人物奥利维尔·尼格利。
    时报获得的一封电子邮件显示,在2021年4月前,尼格利被抄送了一封关于中国游泳运动员检测结果呈阳性的电子邮件。在那个时候,中国已经决定不举行听证会或暂时禁赛,而反兴奋剂专家主张那样做。
    这封电子邮件是由中国反兴奋剂中心的一名官员发出的,收件人是WADA的法务主管朱利安·西夫金。作为该机构总干事的尼格利也被抄送了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