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拜登星期三(4月24日)签署了总额为950亿美元的对外援助法案,该法案除确保美国继续向乌克兰提供关键的军事援助外,同时也为在美国禁止短视频应用程序 TikTok 奠定了法律基础。换言之,如果 TikTok 不能在九个月内与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断绝关系,将会在美国被禁用。

    发表时间:

    17 分钟

    美国参议院在周二晚些时候通过了一项广泛包含向乌克兰、以色列以及包括台湾在内的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伙伴提供军援的立法,还要求Tiktok的中国母公司字字节跳动(ByteDance)在 270 天内剥离其在美国的业务,如果美国总统认为该公司接近剥离,则有可能一次性延长 90 天。

    据日经亚洲最新报道,“通往我办公桌的道路是艰难的”,美国总统拜登周三在签署法案后说:“它本应更容易,也本应更快。但最终我们还是做了美国人一直在做的事,我们迎难而上。”

    北京方面,在周二晚美国参议院投票结束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彬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及最新法案时表示,中方已就此事明确表明立场。中国政府曾多次指责美国“欺负”中国公司,并强烈反对强制出售。

    如果在截止日期前没有完成出售,Tiktok 这个广受欢迎的短视频平台将从所有应用商店下架,并被美国全国范围内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屏蔽。

    日经亚洲说,拜登签署法案使之成为法律后,270 天的时间开始计算。因此,最后期限大约在 1 月底,与下一届总统就职典礼相吻合。任何三个月的延期都可能由拜登或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决定。

    不过,特朗普上个月表示,他反对禁止 TikTok,因为这会让年轻选民不高兴,并有利于 Facebook 的母公司 Meta。但这位美国前总统在任期内曾试图以国家安全为由通过两项行政命令禁止 TikTok,但都被法院驳回。

    TikTok 和 ByteDance 都没有回应《日经亚洲》的置评请求。

    TikTok 首席执行官期待击败美国禁令:我们哪儿也不去

    TikTok 的首席执行官周受资(Shou Zi Chew)周三表示,该公司有望赢得一项法律挑战,以阻止拜登总统签署的法案。周受资此前亦曾宣称,该公司有望赢得任何针对 Tiktok 的法律挑战;并且说,将继续为该平台在美国的 1.7 亿用户继续运营而奋斗,包括行使其合法权利。

    据路透社周三晚报道,拜登签署法案后不久,周受资(Shou Zi Chew)在一段视频中说:“请放心,我们哪儿也不去”,拜登签署法案后,总部位于中国的字节跳动公司有 270 天的时间剥离 TikTok 在美国的资产,否则将面临禁令。周受资喊话说:“事实和宪法都站在我们这一边,我们期待再次获胜。”

    与日经亚洲报道相同,路透社强调出,拜登的签字为出售设定了 1 月 19 日的最后期限–也就是他任期届满的前一天–但如果他认为 ByteDance 正在取得进展,他可以将最后期限延长三个月。拜登正在与前总统特朗普竞争连任。

    众所周知,TikTok 特别受到美国年轻人的欢迎,这一群体对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候选人在今年11月的总统大选中的胜负至关重要。

    周受资补充说:“不要搞错了,这是对 TikTok 的禁令。” 他强调,TikTok 将继续运营,因为该公司正在挑战这些限制。

    由于美国立法者普遍担心中国可能通过 Tiktok 获取美国人的数据或对他们进行监控,该法案于周二晚些时候在美国参议院以压倒性多数获得通过。美国众议院则于上周六批准了该法案。

    TikTok 长达4年之争接下来呢

    历时四年的 TikTok 之争是华盛顿和北京之间互联网和技术战争的一条重要战线。上周,苹果公司称,出于中国国家安全的考虑,中国已下令苹果从其在中国的应用商店下架 Meta Platforms 公司 WhatsApp 和 Threads。

    据悉,TikTok 将以第一修正案为由对该法案提出质疑,预计 TikTok 用户也将再次采取法律行动。去年 11 月,蒙大拿州的一名美国法官以言论自由为由,阻止了该州对 TikTok 的禁令。这很可能成为挑战最新的“要么出售,要么禁用”立法的法律依据。

    也就是说,TikTok 希望能藉由禁制令阻止新法执行,让 TikTok 对这项法律的合宪性全面提出挑战的案件能继续进行,且相关法院程序不太可能在年底前完成。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对路透社表示,禁止或要求出售 TikTok 将“为政府过度控制社交媒体平台开创一个令人震惊的全球先例。”

    不过,路透社也提到据专家表示,如果 ByteDance 未能出售 TikTok 美国业务,新立法可能会为拜登政府禁用 TikTok 提供更有力的法律依据。

    270 天期限后 ByteDance 未能剥离 TikTok 的话,苹果、谷歌和其他公司运营的应用商店就不能合法地提供 TikTok,也不能为 ByteDance 控制的应用或 TikTok 网站提供网络托管服务。

    该法案还将为白宫提供新的工具,以禁止或强制销售它认为存在安全威胁的其他外资应用程序。

    路透社又援引民主党参议员罗恩-怀登(Ron Wyden)说,他担心该法案“提供了广泛的权力,可能会被未来的政府滥用,侵犯美国人的第一修正案权利。”

    另外,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周一表示,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正在“推动”对 TikTok 的禁令,如果禁令实施,他将对此负责,并敦促选民注意这一点。

    拜登竞选连任的一位官员周三表示,拜登的竞选团队计划继续使用 TikTok。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尚未加入TikTok。

    此前,拜登在 2022 年底签署了一项立法,禁止美国政府雇员在政府手机上使用TikTok。

    TikTok 或难逃在美被剥离或禁用命运

    参议院投票前夕,据企业情报咨询公司Interfor International的战略顾问休维茨(Jeremy Hurewitz)对美国之音指出,美国的民主制度可能很混乱,但中国是两党达成共识的少数几个领域之一,国会针对 TikTok 的禁令说明“政治体系正在发挥作用,正如它应该的那样”。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东南亚高级研究员格兰奇克(Joshua Kurlantzick)则说,因为TikTok及其母公司对北京的依赖是真实存在,表明联邦政府掌握最终的决定权,就算这些年轻人是拜登赢得连任亟需的选民,但也仍然要禁 TikTok。

    美国之音表示,因此 TikTok 虽发起了一场罕见的政治攻势,大打美国选举政治及言论自由牌,但可能难以避免在美国被剥离或是被禁用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