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据知情人士周日透露,尽管拜登在上周辩论中的表现是一场灾难级的失败,他的家人仍敦促他不要放弃,即使一些家族成员私下对他的幕僚为辩论做的准备工作感到不满。
    正试图缓解民主党焦虑的拜登与妻子与儿孙们在戴维营相聚。家人们很清楚拜登在与前总统特朗普的辩论中表现有多么糟糕,但他们认为,拜登仍然可以向全国人民表明,他有能力再任职四年。
    拜登一直在向顾问们征求意见,讨论下一步该如何行动。他的幕僚们在讨论是否应召开新闻发布会或接受采访为自己辩护并改变舆论,但尚未决定任何行动。竞选团队已安排周一与全国筹款委员会举行一次可能至关重要的电话会议,以安抚情绪并了解眼下的形势。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劝说拜登抵抗退选压力的最强声音之一来自他的儿子亨特·拜登,总统一直重视他的建议。与其他人一样,这名知情人士要求匿名。亨特·拜登希望美国人看到他所了解的那个父亲——充满斗志,对事实知根知底——而不是周四晚上看到的那位说话磕磕绊绊、衰老的总统。

    其他家庭成员也在思考该如何发挥自己的作用。知情人士透露,至少有一位总统的孙辈表示有兴趣更多地参与竞选活动,可能会与社交媒体上有影响的人士进行更多交流。
    周日,民主党内部的愤怒情绪显而易见。与拜登的兄弟弗兰克关系密切的顶级民主党捐助者约翰·摩根公开指责负责总统辩论准备工作的顾问,点名批评了罗恩·克莱恩、安妮塔·邓恩和鲍勃·鲍尔。
    “拜登长久以来被安妮塔·邓恩和她丈夫的价值观所愚弄,”摩根在社交媒体上写道。“他们需要走人……今天就走。令人发指的骗子。这是政治渎职。”
    他在随后接受采访时进一步解释说,“这就好比你把一个要打冠军赛的拳击手放在桑拿房里蒸15个小时,然后说‘去战斗吧,’”他说。“我认为这场辩论完全是罗恩·克莱恩、鲍勃·鲍尔和安妮塔·邓恩的责任。”
    克莱恩、邓恩和鲍尔对辩论准备工作没有置评,但克莱恩表示,拜登总统100%肯定会继续参选。“他是民主党选民的选择,”克莱恩说。“我们看到草根捐助者的支持率创下了历史新高。我们的辩论之夜很糟糕。但赢得竞选的方法是面对逆境而战——而不是放弃。”
    他回忆起2019年的一场初选辩论,虽然当时结果很糟糕,但并没有让拜登停下来。“这是一场艰难而势均力敌的竞选,他是能赢得胜利的人,”克莱恩说。“民主党的候选人不是由大额捐款人说了算的。”

    自辩论以来的几天里,拜登私下和公开都承认过自己表现不佳,并一直在打电话给值得信赖的顾问,其中包括克莱恩、他的长期助手和朋友泰德·考夫曼和历史学家兼非正式顾问乔恩·米查姆,以及关键捐助者和党内人物。
    但三位了解情况的人表示,这些通话更多的是了解外界的舆论,而不是寻求重新评估他的未来的建议。他们形容他的语气显得很慎重。其中一位与拜登通话的人表示,总统希望继续努力竞选,以与特朗普形成鲜明对比。作为一名被定罪的重罪犯,特朗普曾试图推翻上次选举,并在辩论期间发表了许多不实言论。
    整个周末,竞选顾问一直在与对这种情况感到愤怒的主要捐助者通电话,希望阻止这股倒戈的浪潮。竞选团队计划于周一下午5时30分举行电话会议,让高级竞选顾问珍·奥马利·狄龙和鲁弗斯·吉福德对其全国筹款委员会发表讲话。许多内部人士表示,保住捐助者票仓将是总统继续竞选的关键。
    拜登原定于周一晚上返回白宫,预计独立日长周末至少有一部分时间会与家人在特拉华州海滩度过,但白宫尚未宣布他本周的其余行程。
    尽管竞选团队坚决拒绝了外界让拜登在“唱名表决”正式确定提名前几周让位给其他候选人的建议,但许多民主党人,包括一些为拜登总统工作的民主党人,表示他们认为这种可能性尚未完全消除。
    但拜登是一个骄傲的人,他们说,他们相信他坚持到底的几率仍然是4比1或5比1。他们说,他们能想象到他改变路线的唯一方式是,如果他能有尊严地离开,他就可以宣称自己在2020年让特朗普下台,让美国恢复之前的状态,并成为向下一代过渡的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