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民主党对拜登总统是否适合竞选连任的焦虑情绪在恐慌中骤然爆发,第一位在任国会议员呼吁拜登退出竞选,其他一些支持总统的知名官员也纷纷表达了担忧。
    一名民主党参议员公开要求白宫保证拜登的“状况”——“这确实是反常的情况,不仅仅是他最近的表现”,罗德岛州参议员谢尔登·怀特豪斯对当地一家电视台说,他对总统的辩论表现感到“震惊”。
    另一位是佛蒙特州参议员彼得·韦尔奇,他在接受新闻网站Semafor采访时,指责拜登的竞选团队“对那些提出问题进行讨论的人态度轻蔑”。
    周二晚些时候,资深进步派、得克萨斯州众议员劳埃德·多格特发表声明说,他原本希望拜登能借由这次辩论给他带来动力,弥补相对于前总统特朗普的劣势,结果却令他显得没有资格再次参选。

    “我曾希望这场辩论能提供一些动力,去改变这种状况。但事实并非如此,”多格特说。“总统非但没有让选民放心,而且没能有效地捍卫自己的许多成就,也没能揭露特朗普的许多谎言。”
    包括民主党领导人在内的绝大多数民主党人仍然公开支持拜登,而迄今为止敢于表达担忧的少数批评者并不是拥有大量追随者的党内重要人物。尽管如此,在就拜登上周辩论中的笨拙表现私下抱怨了几天之后,到周二,越来越多的民主党人似乎愿意表达不满。
    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转折点,就在一天前,总统在黄金时段向全国发表了讲话,试图缓解人们对他在公共场合讲话能力的担忧。
    出于对来自拜登阵营内部压力的担忧,白宫官员正在讨论让拜登前往摇摆州,包括周五前往威斯康星州,周日前往宾夕法尼亚州,响应盟友的呼吁,延长他在公共场合的露面时间。他们还在讨论让拜登在周三与一些民主党州长会面,许多州长自辩论后尚未与总统进行过直接接触,这让一些尚未接到总统电话的州长感到愤怒。
    议员、策略师和工作人员的大部分焦虑来自双重的担忧——不仅担心拜登的失误会让他失去白宫,还担心可能会让民主党人无法赢得决定众议院和参议院控制权的关键竞选,从而令他们失去对潜在的特朗普总统权力的关键制衡。
    “显然,他必须明白,”伊利诺伊州民主党众议员迈克·奎格利周二在CNN上说,“他的决定不仅会影响到未来四年谁将入主白宫,还会影响到谁将入主参议院,谁将入主众议院,这将对未来几十年产生影响。”

    国会山的许多民主党议员办公室都报告称,接到了大量选民敦促议员要求拜登下台的电话。多格特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从选民和支持者那里接到的电话和信息显示,支持拜登退出和不希望他退出的比例是“10比1”。另一位议员表示,要求拜登退出的选民和认为他适合担任公职的选民各占一半。
    很明显,共和党人有意利用围绕拜登精神敏锐度和是否适合担任公职的问题,把这作为压在脆弱的民主党人脖子上的沉重负担。
    辩论结束后的第二天,共和党的跟拍者——跟拍候选人并向他们抛出危险政治问题的人——在众议院民主党人回到各自选区的路上跟踪他们,问他们同样的问题:“乔·拜登适合当总统吗?”
    “乔·拜登就是总统,”俄亥俄州民主党众议员玛西·卡普图尔愤怒地回答。“那适合当总统吗?”
    但私下里,许多民主党人对此深感担忧。长期以来,全国各地参加国会竞选的民主党人都明白,他们需要比拜登表现得更好,才能赢得自己的席位。从这个意义上说,参与国会竞选的几名党内人士表示,拜登的表现对他们的战略影响不大。
    例如,缅因州民主党众议员贾里德·戈尔登代表的是特朗普曾在2020年获胜的选区,周二,他在一篇观点专栏中表示,他一直认为前总统会在11月获胜——“我对此没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