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随着选举日临近,旧金山华裔社区各处的手机上都弹出了一连串信息。“记得要投票,”来自活动组织者朱伟的一条中文信息这样写道。“将那些歧视我们、不尊重我们社区的委员都赶走。”
    周二,通过一场一边倒的罢免选举,旧金山学区教育委员会的三名成员被驱逐,震动了该市的自由主义建制派,以轰动的方式表达了家长们对公立学校系统应对新冠疫情方式的愤怒。
    在去年旧金山学校停课——该市学校停课时间比其他大城市的学校要长得多——之时联合起来的家长族裔不同,收入水平也各异。他们通过Facebook群组进行动员组织,誓要将他们认定无能的教育委员会成员驱逐。他们兑现了自己的承诺:有多达79%的选民投票将三名委员免职,在这座以政治上各行其是著称的城市,这是再明确不过的否决。
    对旧金山的许多亚裔——特别是庞大的华裔群体——而言,这样的选举结果是对该群体投票权的肯定,他们的组织性、投票率和热情高涨的程度是多年未见的。在这场每位登记选民都能得到一张选票的选举中,26%的总体投票率相对较低;而在要求提供中文选票的3万人中,投票率明显更高,达到37%。

    在这座自由派绝对占优的城市,亚裔选民几十年来都站在民主党一边。但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华裔居民——其中许多出生在中国大陆——已成为一股温和派力量。旧金山大多数华裔居民都登记为独立人士,正如周二的选举结果表明的那样,他们并不害怕与民主党内一些更具自由派倾向的成员抗衡。这种情况在纽约等其他城市也出现过,这些城市都是整体倾向民主党,同时亚裔人口众多。
    “他们绝对是有待争取的群体,”旧金山州立大学政治学讲师李志威在谈到该市的亚裔美国选民时说。
    在周二的选举中,有两个问题尤其激励着华裔美国选民。教育委员会投票决定,在原本录取时极为挑剔的洛厄尔高中实行抽签录取制度,取代以前主要选择成绩和考试分数最高的学生的录取程序。几十年来,洛厄尔一直代表着一名社区成员所称的“通往美国梦的大门”。抽签制度的引入使洛厄尔中学九年级的亚裔和白人学生人数减少了约四分之一,而使黑人和拉丁裔学生人数增加了40%以上。
    被罢免的学校董事会成员之一艾莉森·柯林斯在竞选期间发布的推文也让华裔选民不满。柯林斯说,亚裔美国人用“白人至上主义的思维来搞同化和‘出人头地’”。她还把亚裔美国人比作在奴隶主的家里工作的奴隶,不在地里干累人活计,于是在奴隶中相对占优,文字中使用了星号来隐去反黑人的种族歧视字眼。参与罢免活动的人士说,这些推文强化了许多华裔选民的情绪,即他们被理所当然地归入某类,没有得到足够代表,并且受到侮辱。
    亚裔美国选民还表示,他们的动机不止于董事会的行动:针对亚裔美国人(其中很多是老年人)的众多轰动性袭击事件给这个社区造成了创伤。许多华裔拥有的企业受到疫情封锁的影响,尤其是在华埠。
    “我们对政府失去信心了,”华裔民主党协进会主席谭炳荣说。

    亚裔美国人约占旧金山人口的36%,是大城市中最大的亚裔美国群体之一,但这个群体有着不可思议的多样性,包括菲律宾人、印度人、越南人和泰国人,有着不同的经济、语言和种族背景。华裔美国人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亚裔群体,占旧金山人口的23%。该市人口中40%是白人,15%是拉丁裔,6%是黑人。
    这三名董事会成员被免职,将使七人董事会中唯一的华裔美国人升为主席。这让伦敦·布里德市长处于一个微妙的位置,他需要任命三名新成员,并且令他们被正在密切关注这一过程的家长们所接受。罢免活动人士表示,他们希望更多亚裔美国人被任命为董事会成员。
    奥坦姆·卢安和她的合作伙伴西瓦·拉杰组织了签名活动,并发起了罢免运动。她说,华裔美国人社区对罢免运动的成功至关重要。
    “他们是我们志愿工作的支柱,”卢安说。“他们从一开始就为这场运动提供了真正的动力。”
    在活动期间,组织者利用微信这一中文聊天应用提供了各种服务,从如何填写选票的详细说明,到组织在华埠部署志愿者的各种服务。他们在华埠发起舞狮和击鼓活动,鼓励居民投票。
    “我们不再沉默,”华裔民主党协进会发出的一份中英文传单上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