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日出版的法国全国性大报头版头条以国内话题为主。«解放报»刊登对文化部长拉希达-达蒂(Rachida Dati)担任欧洲议员期间,利用为一些企业担任律师,获取丰厚报酬的行为的调查。«费加罗报»则在头版凸出法国政府总理阿塔尔推出的简化行政手续的措施。«回声报»重点介绍政府对失业金领取条件规定的新调整。法共«人道报»特别介绍法国女权团体向欧洲议会选举的参选人提出的维护女性权益的纲领。«十字架报»头版主题的目光则转向非洲,介绍马里、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军事政变后,当地民众面对的信息封锁。在国际版,各报均从不同角度关注各路政党备战6月初欧洲议会选举的努力以及选民关注度,也都注意到加沙走廊的以哈战争6个多月后,以色列当局开始检讨为何未能阻止成为这场战争导火索的哈马斯突袭行动发生。关于中国,«回声报»刊登了三名德国人涉嫌为中国搜集情报被捕的消息。«费加罗报»经济副刊介绍中美之间围绕抖音海外版Tiktok的较量。该报也刊登对中国廉价快时尚品牌希音平台执行主席唐伟的访谈。

    德国不想继续被看作是间谍天堂

    德国不想继续被看作是间谍的天堂。«回声报»驻柏林记者的文章写道,总理朔尔茨刚刚访华归来,卡尔斯鲁厄联邦检察院就开始行动,逮捕三名德国人,强烈怀疑他们为一个中国情报部门工作。其中59岁的Thomas R.为中国国安部一名成员搜集可能用于军事用途的新技术资讯。而为了搜集这些情报,他可能利用了领导着德国杜塞尔多夫一家企业的一对德国夫妇。从调查情况来看,这家企业成为他们与德国科研人员取得联系的平台,他们声称与一家高校有合作关系,研究战舰等大型船只发动机使用的零件。检察院的起诉书指出,三人被捕时,正在为可能用于强化中国战力的其它项目谈判。他们还涉嫌为中国情报部门购买了一台特别的激光设备,未经许可将该设备出口到中国。文章写道,这三人被捕前不久,一名俄罗斯人和一名德国人因为涉嫌针对训练乌克兰军人的美军基地进行破坏活动被捕。至于比较中国和俄罗斯,哪一国的间谍活动更危险,这篇文章引述德国情报部门负责人向联邦议会比喻指出:俄罗斯是暴风骤雨,中国是气候变迁。在朔尔茨2022年11月首次访华前,这些情报负责人曾批评德国面对中国太过天真。但德国内政部长认为,情报部门对中国间谍行动构成的重大危险非常警惕。«回声报»文章回顾指出,上一次德国发现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的事件发生在2021年夏。当时,一名德国政治学者和他的妻子因以提供情报换取报酬而被捕。

    中美展开应用程序大战

    中美展开应用程序大战。这是«费加罗报»经济副刊一篇文章的标题。文章写道,短视频软件抖音海外版Tiktok再次成为美国国会目标所指,而中国也以安全为由,在上周五责令苹果平台下架Threads, WhatsApp 和 Signal 三个加密社交软件。文章引述«华尔街日报»获得的消息称,WhatsApp和Threads可能因为平台上的政治内容,尤其是关于中国国家主席的“问题表述”而成为中国政府打击的目标。文章指出,北京当局从未掩饰对这些社交软件的不信任,认为这些平台传播负面内容,挑起社会紧张。2022年底,推特平台就被认为推动了白纸运动的信息传播和影响扩散。事实上,这些软件在中国的用户人数相对有限。据估计,中国苹果应用软件商店启动十年以来,这些软件下载量为1亿7000万次。而且,十年来,这些软件在中国境内并不能直接登录,需要使用虚拟专用网络VPN,避开封锁。文章认为,北京要求苹果下架这些加密社交软件更是想借此向华盛顿传达一个强有力的信号。因为在美国拥有1亿7000万用户,其中近三分之二用户为未成年人的Tiktok 本周面对多重危险。众议院最新版强迫字节跳动或者出售Tiktok软件,或者被禁止在美运营的法案近日将提交参议院审议,好像有望获得通过。但是是否禁止Tiktok在美国引发争议。脸书重申扎克伯格2020年时曾推动阻击Tiktok,但如今态度似乎有所转变。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几天前也在其推特平台发言,向Tiktok 表示支持。从政治层面看,禁止一款如此受欢迎的软件也有不少风险。曾公开表示反对的美国总统拜登近日也为了竞选动员而开始Tiktok账号。曾试图在2020年就禁止Tiktok 运行的前总统特朗普今年则突然改变了主意。但无论如何,出手该软件也并非易事。买家需要至少拿出1000亿美元,才能买下这款去年营收达160亿美元的软件。

    «费加罗报»也刊登短文介绍欧盟威胁暂停轻量版Tiktok 在欧洲运行的消息。轻量版Tiktok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可以根据用户在平台上浏览时间长短给与用户奖励。儿童保护协会认为这样的奖励机制很容易让未成年人超长时间上网。

    希音平台执行主席法国游说:希音更是一种新运营模式

    3月中旬,法国国民议会推出一项法律草案,希望打击快时尚品牌带来的浪费、环境破坏等问题。草案将送交参议院表决。倘若获得通过,希音尤其感觉会因此受到严重影响。希音平台执行主席唐伟认为,希音之所以在法国这个重要市场受到排斥是因为希音集团宣传不够。唐伟认为,希音并不只是一个大众化并且廉价的品牌,它更是一种新的运营模式。时装产业面对的最大问题是废料太多,卖不出去的产品太多。但希音采取了根据受众喜爱度投产,而不是厂家自行推出式样的模式,从头至尾掌握产业链全程。先小批量生产新款式,一旦受到欢迎才投入大批生产。唐伟也否认这种低价、快速的模式是激励用户过度消费,他表示,平台在两年前也推出了二手货平台。

    不过,希音并不面向中国受众销售时装,不想与阿里巴巴等中国电商竞争。至于美国方面对希音平台与中国的关系的怀疑,唐伟表示,希音总部已经从南京转移到新加坡。他本人在中国出生,但移居并入籍美国已经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