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春天,当艾碧·张(音)收到邀请,让她为在手机上看的俗套短片当制片人时,她持怀疑态度,因此拒绝了。
    但这种邀请没完没了。最终,已经当了12年制片人的张女士意识到,这种讲故事的新方式可能有利可图,所以接受了邀请。
    自去年夏天起,她已制作了两部单集微短剧,并正在为几款应用程序创作针对女性观众、内容千篇一律的内容。
    这种微短剧像是把有关人生的电影剪辑成TikTok短视频,或是为注意力短暂的互联网时代制作的肥皂剧。
    这种新剧种的最大参与者是ReelShort,这款手机应用为用户提供每集最长几分钟、竖屏画面的情节剧内容,并希望通过吸引数百万美国人观看短剧内容,把在国外建立的成功模式引入美国。
    ReelShort的所有者是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州北部的Crazy Maple Studio,其背后有中国数字出版商中文在线集团的支持。
    ReelShort制作的微短剧包括《亿万富翁丈夫的双重生活》(The Double Life of My Billionaire Husband)、《没你我也能嫁人》(I Got Married Without You),以及《仇杀之缚:与敌同眠》(Bound by Vendetta: Sleeping With the Enemy)。这些短剧很公式化,情节包括浪漫与复仇,有典型的人物和简单的对话。

    微短剧是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在亚太地区火起来的,Crazy Maple Studio的首席执行官贾毅注意到了这点。
    ReelShort力求让人们尽快上瘾,大部分情节都发生在微短剧的前几集里。“这是个现收现付的模式,”贾毅说。“如果故事把人们弄糊涂了,他们就不会看下去了。”
    据Crazy Maple Studios称,制作这些微短剧的成本相对较低,只需30万美元或更少。据参与制作的演员说,剧组规模不大,其中一些人是住在洛杉矶的电影专业近期毕业生。
    人们可以在YouTube和TikTok等多个平台上免费看到ReelShort提供的十几段一分钟长的剧集。但看了前几集后,他们需要付费或看广告才能看到后面发生的事情。
    制片人艾碧·张说,有时人们会花10或20美元一直看下去。“这笔生意有点不可思议,不是吗?”
    贾毅去年12月对《华尔街日报》说,他的公司已取得了2200万美元的收入。

    美国曾有一个制作短视频版连续剧的公司Quibi,它在2020年初登场,同年停止运行,而ReelShort正尝试在Quibi失败的地方取得成功。Quibi失败的部分原因是其创始人杰弗里·卡岑伯格所说的时机不佳:该应用为在路上奔波的人们提供五到十分钟的新闻和娱乐视频,但推出的时间恰好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后人们禁足家中,不再出门之时。
    Quibi曾将注意力集中在有一线明星参与的格调高雅的内容上,但ReelShort正在反其道而行之:它为人们提供刺激的情节,从传说中的狼人到邪恶的继母,再到行动诡秘的亿万富翁丈夫和更多的狼人。
    “我们从Quibi学到了很多东西,”贾毅说道。他还表示,ReelShort无意像Quibi那样试图吸引所有人。
    “要打造一款成功的移动应用程序,你需要找到你的核心受众,”他说。那个受众是喜欢肥皂剧的女性。(贾毅说,ReelShort的观众中约75%是女性。)
    贾毅表示,他不想与网飞等流媒体公司竞争。如果你有时间在沙发上坐几个小时的话,ReelShort大概不是你会打开的应用。这款应用适合于那些“当中”时刻:在车站等公交车时,上卫生间时。
    “我们采用的是一种非常不同的商业模式,”贾毅说,“服务的也是一个不同的时间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