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给予校友子女或捐赠者亲属方的特殊录取待遇一直以来都被称为富人的平权行动。在周一提交的申诉中,一家法律活动团体要求联邦政府叫停这种做法,并指出,在上周最高法院严格限制了基于种族考虑的招生之后,实现教育公平成了更加迫切的问题。
    波士顿地区的三个团体要求教育部重新检讨哈佛大学的录取行为,称该大学的招生政策歧视黑人、西语裔和亚裔申请者,而青睐那些有校友或捐赠者关系、资质更差的白人申请者。
    “为什么我们要把先辈积累的特权和优势当做给孩子的奖励?”负责代理此案的“民权律师”(Lawyers for Civil Rights)执行董事伊万·埃斯皮诺萨·马德里加尔质问道。“家族姓氏和银行账户里的金额并非成绩的衡量标准,也不应影响大学录取的结果。”
    就在自由派团体发起申诉前不久,保守派组织“学生公平录取”(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在最高法院赢得了诉讼。此案给哈佛大学等名校带来了更大的压力,要求它们取消对校友和捐赠者子女的优待。

    负责审查该申诉的教育部民权事务办公室可能将会开展调查。拜登总统在最高法院下达裁决后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他将要求教育部检讨“继承录取等做法,以及扩大了特权而非机会的其他招生制度”。
    哈佛大学发言人妮可·鲁拉表示,校方不会对该申诉置评,但她重申了上周声明的内容:“正如我们所说,在未来数周到数月时间里,本校将依据法院新判例来决定如何维护我们的基本价值观。”
    一些大学辩称,此类招生有助于建立校园社区文化,鼓励捐款,而这些捐款可以用于学费补助。
    皮尤研究中心去年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越来越多的公众(占75%)认为,大学招生中的继承偏好不应成为一个录取因素。
    而在最近,各个政治派别中要求取消继承和捐赠录取偏好的呼声都越来越多。
    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在Twitter上表示,如果最高法院“对其荒谬的‘种族色盲’主张是认真的,那他们就应该废除继承式录取,也就是属于特权阶层的平权行动”。
    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总统候选人蒂姆·斯科特在福克斯新闻节目《福克纳聚焦》(The Faulkner Focus)上表示,“哈佛大学让招生更平等的办法之一,就是取消优待受庇荫子女的继承招生项目。”
    杜克大学的经济学家彼得·阿尔西迪亚科诺在分析哈佛大学的招生数据后发现,典型的白人继承申请者的录取机会比典型的白人无继承申请者高出五倍。

    即便如此,该研究指出,取消继承录取也不能抵消哈佛大学取消考虑种族因素的招生后给多样性造成的破坏。
    最高法院一些法官在取消考虑种族因素招生的裁决中也批判了继承式录取。在与法庭多数意见一致的意见书中,大法官尼尔·戈萨奇针对捐赠者和校友子女受到的优待表示:“对于那些无法展示父母的成功或校友会活动经历的申请者来说,这些规定没有任何助益。虽然这表面上看起来也是种族中立,但这种偏好无疑对白人和富有申请者最为有利。”
    大法官索尼娅·索托马约尔在反对意见中提到了继承式录取,她认为保持以种族为基础的优先录取政策是公平的,因为当下的现实是招生中的大部分问题都“不利于代表性不足的少数族裔”。
    虽然科罗拉多州在2021年通过了禁止公立大学继承式录取的法律,但国会和其他多个州的立法都没能取得进展。
    去年纽约州提出的法案遭到了该州私立学校组织“独立学院及大学委员会”的反对,该委员会包括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和科尔盖特大学等名校。
    康涅狄格州议会去年就这个问题举行了听证会,耶鲁大学是公开反对的私立学校之一。耶鲁大学本科招生负责人耶利米·昆兰在书面证词中表示,拟议的禁令属于政府对大学事务的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