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凌晨,拜登总统从一场灾难性的辩论中走下台后不久,他的竞选主席珍·奥马利·狄龙私下与一系列重要支持者通了电话,承认当晚的辩论结果不佳,但也力劝他们不要反应过度。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周五晚些时候,白宫高级助手开始拿起电话,白宫办公厅主任杰弗里·津茨打电话给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报告情况。到了下午,拜登竞选团队已将每周一次的全员电话会变成了一场虚拟的鼓舞人心的谈话,以消除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及其他地方竞选办公室出现的任何疑虑。
    “昨晚,关于这场选举并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根据全员会议的录音,拜登的副竞选经理昆汀·富尔克斯说,“我们会挨打。我们会反击。我们会在被打的时候站起来。”
    辩论结束后的48小时内,拜登展开了一场疯狂的竞选中的竞选,以挽救他一夕之间岌岌可危的竞选资格,这是一项持续数天的损害控制努力,旨在向焦虑的民主党议员、代理人、活动人士和捐助者施压,并恳求他们支持总统,即该党的推定候选人。

    自辩论以来,拜登在四个州疯狂地参加了七场竞选活动,现在他自己暂停活动,前往戴维营参加预先计划的家庭聚会。据两位熟悉日程安排的人士透露,他于周六晚些时候抵达,他的妻子、第一夫人吉尔·拜登以及拜登的子女和孙辈将参加聚会。
    据这些人说,此次聚会是为了拍摄全家福,行程是在春季就已排定的。但这次聚会的时机,加上拜登身边围绕着在他过往是否参选的决定中曾发挥至关重要作用的家庭成员,从而使得此次戴维营度假变得更为利害攸关,令其备受外界关注。
    目前,民主党最活跃的支持者和选民之间的分歧仍然和以往一样大。一年多来,选民们一直对这位81岁的总统是否适合连任表示担忧。拜登在辩论中表现不佳后,一些民主党人做好了面对民调数字下滑的准备。他们认为,这可能会重新引发外界要求更换拜登的呼声。
    从威尔明顿到华盛顿的全员努力显示,拜登在短短90分钟内对自己的连任竞选造成了多么严重的损害。外界本就一直批评他的竞选活动一味地自说自话,因此,行动的爆发表明,辩论带来的后果已经演变成一场真正的危机,使他的竞选团队陷入了疯狂战斗的模式。
    前总统奥巴马也下场了,开始给大家打气。在北卡罗来纳州的一场证明其生命力的集会上,拜登在竞选演讲中表现出了一定的自责。重要的代理人(包括许多外界希望能成为拜登接替者的人士)在有线电视新闻中为拜登辩护。一些对拜登最为激烈的支持是在闭门会议、私人筹款活动以及深夜和清晨的一系列谈话中展开的。
    到周六,他们的努力似乎成功地减缓了许多知名民主党人要求拜登退出大选的浪潮。拜登总统则在竞选活动中拿起麦克风,告诉支持者和腰缠万贯的捐助者,他知道自己搞砸了辩论。此外,他一再试图将焦点转移到特朗普的表现上。

    “我那晚的表现不算太好,”拜登周六在东汉普顿对一群捐助者说。 “但他也不怎么样。”
    推销“东山再起之人”
    新泽西州州长菲尔·墨菲周六晚上在家中为总统举办了一场私人筹款晚宴,他是接到白宫高级官员电话的人之一。
    他在接受采访时说,“那通电话承认了他们度过了一个艰难的夜晚,也意味着我们必须记住,过去四年非常艰难,我们必须继续坚持下去。”他还补充说,“他们得用力踩油门了。”
    在这次活动上,墨菲为竞选筹集了370万美元,他将拜登总统介绍为“美国的东山再起之人”。
    当一些民主党人在私人短信和私下谈话中构想另觅他人之道时,拜登的高级官员告诉几乎所有人,不存在可行的替代人选,并且民主党需要专注于特朗普带来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