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在犹他州北部山路上散布的洞穴和裂缝上空盘旋,将实时视频传回给地面上寻找失踪徒步旅行者的搜救队。19分钟后,他们得到了她的坐标,这场救援(一场演习)也接近尾声。
    “在这种环境下,这实际上是相当快的,”搜救志愿者凯尔·诺德福斯说。他正在操作一架由中国大疆公司制造的无人机,该公司在美国面向执法机构和业余爱好者市场的无人机销售中占据主导地位。
    然而,虽然是全国各地紧急救援人员的首选工具,大疆的无人机在华盛顿被普遍视为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大疆位列国防部的中国军工企业名单,美国军队禁止在未来购买名单上这些企业的产品。作为国会今年通过的国防预算的一部分,其他联邦机构和项目也可能被禁止购买大疆无人机。
    这些无人机虽然没有被设计或授权用于战斗,但在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中还是无处不在。
    财政部和商务部对大疆进行了处罚,原因是它的无人机用于监视被中国官员关押在新疆拘禁营的维吾尔穆斯林。研究人员发现,北京可能会利用控制无人机的应用中的漏洞来获取大量个人信息,尽管一名美国官员表示,目前没有尚未修补的已知漏洞。
    现在,美国国会正在考虑立法,将大疆列入联邦通信委员会的名单,禁止其在美国的通信基础设施上运转,这可能会扼杀大疆在美国的大部分商业业务。

    该法案得到两党的支持,大疆发起了强有力的游说活动。公司希望像诺德福斯这样使用其产品的美国人能够帮助说服立法者,让大疆无人机继续飞行对美国来说没有什么可害怕的,反而会令其受益匪浅。
    但这场影响力运动面对的,是一群持怀疑态度的观众。
    “大疆构成了不可接受的国家安全风险,共产主义中国制造的无人机早就该从美国撤出,”纽约州共和党众议员、该法案的主要发起人之一埃莉斯·斯特凡尼克本月在电子邮件声明中说。
    斯特凡尼克说,各政府部门已经证明,大疆无人机正在向中国共产党提供美国“关键基础设施”的数据,但她没有就此进行详细说明。“任何与此相左的看法,都是大疆游说努力的直接结果。”
    上个月,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一致通过了《反中共无人机法案》,将在事实上禁飞大疆无人机。一名听取了相关计划简报的游说者和一名中国问题专家表示,该法案可能会在未来一两个月在众议院进行投票,他们称这属于计划中的“中国周”的一部分,在这一周里,可能还会考虑对中国在美国的商业活动施加一些限制。
    该法案还可能在参议院获得支持,参议院近年来对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实施了各种限制。
    在2024年的竞选活动中,两党都急于表明对中国的强硬态度。周二,参议院通过了一项法案,将迫使流行社交媒体网络TikTok的中国所有者字节跳动在一年内出售这款应用,否则将停止它在美国运营。拜登总统周三签署了该法案,使之成为法律。
    和TikTok一样,大疆无人机在美国也很受欢迎。在美国无人机制造商BRINC工作的前大疆员工戴维·贝诺维茨估计,2022年,大疆无人机占据58%的商用市场。关于大疆在执法机构中的受欢迎程度,目前还没有精确的最新数据,但巴德学院从2020年开始的一项研究显示,该公司在执法机构中的份额为90%。
    大疆的游说活动得到了草根用户的支持,他们担心禁止该公司的无人机将带来破坏性影响,而且成本高昂,尤其是在美国供应商尚未证明自己在成本或质量上具有竞争力的情况下。
    “除了考虑这些无人机带来的国家安全风险,我们还需要一个强大而有竞争力的美国无人机产业,”密歇根州共和党众议员、众议院美中竞争委员会主席约翰·莫伦纳尔在声明中说。

    据追踪政治资金的“公开的秘密”组织称,大疆去年在游说上花费了160万美元。根据该公司在参议院的游说披露,今年迄今为止,该公司至少花费了31万美元。其中一些资金用于安排使用大疆无人机的紧急救援人员与立法者会面。
    该公司还资助了一个名为“无人机倡导联盟”的网站。管理该网站的两名无人机用户维克·莫斯和克里斯·芬克称,它的部分目的是提高人们对《反中共无人机法》的认识,还包括一个直接联系立法者的模板。
    大疆发言人雷吉娜·林(音)在声明中表示:“我们的产品旨在促进整体利益,造福社会。”她否认无人机涉及侵犯人权的行为,并表示无人机并非用于监视。
    大疆最近在曼哈顿第五大道的黄金地段开设了一家门店,其中展示的无人机价格从279美元到至少9000美元不等,用途广泛,包括业余和专业的图片和视频拍摄以及建筑。
    “我和一些朋友用它们来测量地形,得到建筑物的尺寸,”最近去了门店的意大利建筑师保罗·达拉波扎说。
    有传言称,国会中的对华鹰派可能会将代表与军方有联系的中国公司及其他客户的游说者列入黑名单,根据参议院披露的游说信息,至少有两家代表大疆的公司——沃格尔集团和Avoq——在2月与大疆切断了关系。参议院提交的文件显示,大疆迅速聘请了新的代表,其中包括自由政府事务,该机构由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的前高级助手管理,这位参议员一直对控制TikTok的努力持敌对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