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订阅NYT简报,我们将在每个工作日发送最新内容至您的邮箱。)
    在疫情之下,人们对家有了各种各样的要求,因为家现在成为了临时办公室、艺术工作室、健身房、工作坊、教室和储藏柜。城市公寓要将以上所有功能挤进有限的空间中,面临的挑战最大。
    我们这些被隔离在城市中的人急中生智,想出了应急之道。但若能以史为鉴,这段经历对于封锁措施解除后的公寓设计将产生深远影响。
    一个多世纪以前,结核病和1918年的流感大流行等疾病“对建筑风格有着很大影响,非常通透的疗养院应运而生,其设计重点在于阳台、光线和空气,”罗伯特·斯特恩建筑事务所(Robert A.M. Stern Architects)的合伙人保罗·惠伦(Paul Whalen)说道。“无论这是否是潜意识的创造,那种建筑对整个20世纪的住宅建筑有着重大影响。”
    至于未来的公寓设计可能会如何演化,我们咨询了一些建筑师,他们的事务所近年来帮助塑造了纽约的建筑。
    更灵活的空间
    早在疫情之前,使用数字化的工具在家办公已经成了趋势。现在,人们普遍认为这是一种高效的办公方式,即使在办公室重开后,居家办公在很大程度上也会延续下去。因此,有建筑师相信,近来办公室和大学校园的设计发展会对住宅设计产生影响。

    “家目前依然是一种单一目的的空间,这种情况必定会改变,”德博拉·博克合伙人事务所(Deborah Berke)的合伙人梅特兰·琼斯(Maitland Jones)说。“我们可以看到,没有人会再在大学校园中建造单一目的的空间了。人们学习、社交、吃饭和睡觉的空间界限越来越模糊。”
    精心设计后,公寓房间可以满足多种功能。“不能让餐厅成为疫情的受害者,而是受益者,它得有能力迅速从用餐模式转成工作模式,可能还要有第三个模式”,比如用作卧室或媒体室。
    为了使房间更灵活,大小也要改变。“开放式办公室在很多行业都成了老规矩,但我们依然需要很多小空间,让人们打私人电话,或进行小型的视频会议,”琼斯说。“家中很容易打造这样的空间。”
    CetraRuddy公司在设计曼哈顿东29街30号的新公寓玫瑰山(Rose Hill)时,建筑师们就有类似想法,想在许多公寓里安置一处“灵活空间”:一间没有窗户的凹室,比卧室小,关上玻璃滑门后就能与外界隔绝。
    “你可以把这个空间布置成家庭办公室或书房”,或是孩子学习的地方,公司创始人之一约翰·塞特拉(John Cetra)说。“虽然当时并非为了应对疫情而设计,但我认为这会得到城市居民的喜爱。”
    与户外接触
    长时间呆在室内之后,在家也能呼吸到新鲜空气和接触大自然很可能会成为重点。

    “我发现,大多数人抱怨的是被困在密闭空间里的压迫感,”纽约建筑师莫里斯·阿吉麦(Morris Adjmi)说。
    他说,亲近自然的一种方式是建更大的庭院花园。在位于布鲁克林邓波区(Dumbo)的新公寓大楼Frank & York里,他与麦可·范·瓦尔肯伯合伙人事务所(Michael Van Valkenburgh Associates)规划了约2300平方米的绿色空间。
    设计更多的阳台和露台也能达到这个目的,就像CetraRuddy在东59街200号设计的公寓楼一样。这栋35层的建筑在每一层都设有露台,让每一间公寓都有户外空间。
    惠伦提出了另一个想法:“拥挤的城市寸土寸金,要达到目的,也可以在客厅里装上法式落地玻璃门”和朱丽叶阳台。“这样,整间客厅或餐厅会有种室外凉廊的感觉。”
    但是,最简单的解决办法是重新使用大的可开窗和对流通风的设计,这样可以促进空气流通。较新的公寓有时缺乏这种设计。
    玻璃大楼的正面可以朝室外开放多一些,SHoP建筑事务所的合伙人安吉利卡·特维诺·巴肯(Angelica Trevino Baccon)说。正如她的公司为优步(Uber)位于旧金山的新总部所做的设计,大楼上的玻璃面板可以像双折门一样打开。
    “新鲜空气对于健康非常重要,”她说,自然通风还可以减少能源消耗。
    考虑周全的储存空间
    在纽约这样的城市,公寓小得荒唐。为了不让珍贵的储存空间超出负荷,只买一卷卫生纸或是一餐的食物并不奇怪。但随着人们对供应链的信心出现动摇,拥有足够的储存空间可能会变得至关重要,这样可能会衍生出更大、规划得更有效的衣柜和食品储藏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