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有关哈佛校长克劳丁·盖伊论文抄袭的指控不断增多,渐渐消磨了教员、学生和校友们对她的支持,她于周二宣布辞职。然而对许多盖伊的批评者来说,她的离职还意味着他们在围绕美国高等教育的一场日益升级的意识形态斗争中取得了一个间接的胜利。
    把盖伊拉下马是“文明理智之战”的“重大战果”,保守派脱口秀主持人、作家约什·汉默尔在社交媒体平台X上写道。
    “DEI(多元、公平以及共融的简称——编注)、觉醒派、反犹主义和大学精英主义铩羽而归,”保守派评论员莉兹·惠勒写道。
    “这标志着美国体制中的DEI开始走向终结,”保守派活动人士克里斯托弗·鲁佛说,他是将相关抄袭指控公开化的人之一。

    在上月之前,保守主义思想激发下重塑高等教育的努力都还主要出现在右派州(如佛罗里达和得克萨斯)的公立大学,这些地方的共和党议员和州府官员会使用立法和行政权力禁止设置专事多样性的职务,并创立右翼学术中心,要求对课程做出改动。
    然而,盖伊在周二的辞职让他们的运动在美国最显赫的私立大学取得了一场大胜,尽管校方几周来一直拒绝对领导层做出变动。
    “我认为高等教育有大问题,哈佛是其中许多问题的代表,”保守派教育非营利机构全美学者协会的高级研究员约翰·D·塞勒说。“问题大到已经暴露出来,对当今高等教育顶尖典范的怀疑在增加,我认为这给改革提供了不少助力。”
    为盖伊辩护的人似乎也这么认为,他们表示她的辞职会鼓励保守派增加对大学的干预,危及学术自由。(不过一些专家对盖伊任内哈佛校园的言论自由状况本身评价不高。)
    “这是个糟糕的时刻,”哈佛肯尼迪学院历史、种族和公共政策教授卡里尔·吉布兰·穆哈迈德说。“共和党的国会领袖对学院和大学的独立性宣战了,德桑蒂斯州长在佛罗里达也这么做了。盖伊的辞职只会让他们更加猖狂。”
    不到一个月前,盖伊与麻省理工、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在国会校园反犹问题听证会上作证,用律师辞令来维护有反犹言论的学生的权利,结果引起举国愤怒。一些犹太学生、教员和捐款人还认为,盖伊对10月7日哈马斯袭击以色列的反应过于谨小慎微,也没有对校园反犹问题引发的不满做出恰当应对。

    出席听证会的三位校长已有两位离任。(另一位是宾大校长M·伊丽莎白·马吉尔,她在国会听证四天后就辞职了。)
    周二,盖伊的反对者纷纷给自己揽功,有的还夸赞他们所在的政治舞台何其有效。曾就读于哈佛的纽约州共和党议员爱丽丝·斯蒂芬尼克在声明中说,上月听证会上她对盖伊的盘问“作为美国国会历史上观看最多的听证会被载入史册”。她承诺共和党议员会“继续努力揭露我们最‘负盛名’的高等教育机构中的腐朽”。
    在听证会之前,保守派活动人士和媒体就已经开始审视盖伊备受赞誉但相对稀少的学术产出,进而促使主流新闻媒体也做出进一步的调查。
    讨伐声几乎是在听证会过后立刻就响起的,鲁佛发文称取得了一份匿名档案,其中涉及盖伊在发表论文中抄袭其他学者的问题,此外《华盛顿自由灯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也做了报道。
    该媒体在周一晚的一篇跟进报道中给出了更多抄袭案例。报道称,她的已发表论文有将近一半存在抄袭嫌疑。
    但与此同时,盖伊——一位研究黑人政治参与的学者,哈佛校园“种族正义”行动的主导者——也成了右派对精英学术界的整体批判的一个代表,他们认为这个群体在智识上狭隘、缺乏严格的标准,并且过多侧重身份的问题。
    对于先后就读于普林斯顿和哈佛、后转向行政工作的盖伊,反对者的看法是她没资格担任这个六个月前刚刚获得的职位,而她的支持者认为这是一种种族主义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