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经济重回正轨,中国正在努力支持国内企业,并向企业家保证,中国已经做好了开始做生意的准备。
    这样的努力遇到了一个难题:一支由中国民族主义者组成的网络大军自发地惩罚那些被视为侮辱国家的行为——包括来自中国一些商业领袖的行为。
    最近几周,通常猛烈抨击美国的博主开始转而攻击中国首富,称他不爱国,并怂恿抵制活动,导致他的饮料公司市值损失数十亿美元。当其他商业大亨为其辩护时,他们也遭到了个人资料带有中国国旗照片的用户的攻击。
    随着这股狂热情绪蔓延,社交媒体用户还开始围攻中国科技行业的明珠——华为,指责其暗中崇日。还有人指责一所著名大学与美国过从甚密,并要求封杀一位获得诺贝尔奖中国作家的作品,理由是其涉嫌抹黑英烈。
    中国经常会鼓励这些民族主义斗士,利用他们来争取支持、转移来自国外的批评或分散人们对危机的注意力。社交媒体用户暗示过新冠病毒起源于美国实验室,曾对批评中国人权记录的西方公司发起抵制。自封的爱国“网红”以批评外国为职业。
    但这种鼓励也促使许多用户在民族主义愤怒中试图赶超彼此——有时可能脱离了政府控制的范围,或是削弱其更广泛的目标。随着最近的攻击事件不断增多,一些官方媒体罕见地对民族主义博主进行了谴责。一份共产党报纸的前主编、也许是最著名的网络民族主义者胡锡进也谴责了这种狂热。然而,炮火仍在继续。
    “虽然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是非常有用的工具,但它们也相当危险,”研究中国民粹主义的北卡罗来纳大学夏洛特分校教授戴遥遥说。“政府需要并且希望成为塑造叙事的那个人。他们不能随意赋予每个人塑造‘人民’和‘敌人’的叙事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