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皇后区法拉盛和布鲁克林日落公园的住宅区街道上,走几步就能见到一座安装了不锈钢栅栏的房子。栅栏是银色的,有时还点缀着金色,与它们身后环绕的那些砖砌和覆盖乙烯基壁板的不起眼房屋形成鲜明对比,就像穿白色旧T恤的人戴上一条钻石项链。
    “如果手头有余钱,你总会买更好的,”迪利普·班纳吉说,他指了指邻居的锻铁栅栏,对自家闪闪发光的钢制栅栏、扶手、门和遮阳篷十分满意。他花了大约2800美元,为自己在法拉盛一栋普普通通的两层房子添置了这些东西。
    长期以来,白色尖桩栅栏一直是所谓美国梦的象征,不锈钢栅栏也体现了类似的成就感。但钢栅栏并不柔和,也不统一;它会根据制作者的口味进行种种改变,用各种装饰品进行个性化处理,包括莲花、“om”符号和几何图案。在夜晚,路灯和车灯会放大不锈钢的光芒,它不会像锻铁那样消失在黑暗中。尽管有些人不喜欢这样的花哨,但引人注目正是它的意义所在——不锈钢栅栏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信号,表明房主已经入住。
    “这当然是中产阶级到来的标志,尤其是第一次买房的人,”康奈尔大学研究城市规划和城市建筑环境的历史学家托马斯·坎帕内拉说。“不锈钢有一种表示地位的元素。”
    这些栅栏的流行——通常出现在独栋房屋周边,也出现在餐馆、教堂、医生办公室等建筑周围——与纽约亚裔美国人的增长同步。去年,纽约市移民事务办公室报告,亚裔和太平洋岛民是该市增长最快的种族群体,主要是由于移民激增。2010年,纽约有超过75万亚裔和太平洋岛民移民,到2019年,这一数字增加到近84.5万。该市还发现,这些移民中有一半以上住在皇后区。相应地,坎帕内拉估计,不锈钢栅栏也在同一时期开始在纽约兴起。
    在日落公园居住了几十年的波多黎各居民加里波迪·林德说,当他的拉美裔邻居搬了家,把房子卖给中国买家时,这种栅栏开始蔓延。“那边有两家,”他指着51街说。“这里还有三个。”
    但其他房主也接受了这种栅栏的风格。“在整个皇后区和里士满山,如果你看到这样的栅栏,那通常是西印度群岛的家庭,”圭亚那房地产经纪人法里达·古穆罕默德说。

    “它是我们地位的象征,”她还说。
    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它们。“我自己也不怎么喜欢。到处都是,但它们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太闪亮了,或者说太引人注目了,”《皇后区房屋》(All the Queens Houses)一书的摄影师拉斐尔·赫林-费里说。“它们有一种花里胡哨的特质。皇后区也有很多俗气、廉价的东西,但是它们跟其它任何东西都无法融合或互补。”
    不过,这些栅栏尽管花哨,却也很实用,与油漆剥落的铁栅栏相比,它们需要的维护费用很低。如今,新装修的待售房屋从头到脚(或者更确切地说,从遮阳篷到大门)都用闪闪发光的不锈钢装点着。
    皇后区的房地产经纪人普里亚·坎海经常在臭氧公园和牙买加社区挂牌营业,她说:“南亚人和东亚人似乎更喜欢不锈钢,因为样子更好看。”
    她说,当她向客户展示带有不锈钢栅栏和遮阳篷的房子时,他们会觉得这栋房子更有价值,更现代,就像厨房里有一个不锈钢冰箱,而不是白色塑料冰箱一样。
    跨越大洲的不锈钢之爱
    不锈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

    它于1913年在英国发明。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非营利研究机构世界不锈钢协会秘书长蒂姆·柯林斯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开始大量采用不锈钢。
    近年来,“不锈钢被更普遍地视为一种耐久的材料,”柯林斯说。“生产不锈钢,将其塑造成有趣的形状,并且加入人们故乡的标志性特征,这是最近出现的一场革命。”他还说,相比之下,定制铸铁的难度要大得多。
    柯林斯说,不锈钢栅栏的流行可能是因为“人们想要记住自己的传统,但也喜欢一种具有现代外观的材料”。
    南京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吴蔚表示,1990年代末、2000年代初,中国江浙两省出现了许多私营不锈钢企业。“他们做了很多家用产品,”吴蔚说,她记得家里的第一件不锈钢产品是一个洗菜盆。在90年代,人们认为不锈钢产品很有价值,但今天,它们“无处不在,每个人都可以拥有,现在有时候也只能使用它”,她说。
    据吴蔚说,栅栏的华丽设计可能源自中国在日常用品上加入吉祥图案的传统。她说,一些汉字(如寓意幸福的“福”)、代表长寿的白鹤、代表繁荣的鲜花以及其他吉祥符号在“中国传统民居”中随处可见。吴蔚说,对富人来说,这些象征性的设计成了首选审美。
    近年来移民到美国的中国人也带来了对不锈钢的执着偏爱。随着不锈钢栅栏制造商店开始在皇后区和布鲁克林出现,各种背景的纽约人也开始安装这些栅栏。
    77岁的班纳吉于1970年代从印度加尔各答移民到美国,他说自己一直渴望拥有更多东西。“我父母从没开过一辆好车,但我有一辆奔驰,”不久前一个春天的下午,他站在用不锈钢栏杆装饰的家门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