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在日本职业棒球联盟办公室结束了一天漫长的工作后,藤原安住(音)回到自己的公寓,换上睡衣。她想在睡觉前做点轻度锻炼,于是把乙烯基瑜伽垫放在厕所前的地板上,经过只有一个火圈的炉灶和单片烤吐司机的厨房,一直铺展到她的书桌前。
    做了些拉伸后,她站了起来,准备进入战士体式。但她没有将双臂完全展开,而是把胳膊肘收在身体两侧。“我需要调整姿势,否则会碰到东西,”现年29岁的藤原安住说。
    这就是东京面积约九平方米公寓的生活。
    东京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大都市,房价高昂,早就以居住空间小而闻名。但这种新公寓正在扩大正常生活范围的定义,这些被称为“三叠榻榻米”的房子只有能放下三个标准日式地垫的居住空间。
    地产开发商Spilytus一直在引导潮流,向更小的空间发展。该公司自2015年起一直在经营这些鞋盒式公寓,现在有超过1500名居民住在它的100栋楼里,对这些公寓的需求依然强劲。
    虽然这些单元的面积只有东京普通单间公寓的一半,但它们有3.5米高的天花板和一个类似阁楼的跃层,用来睡觉。它们也很雅致,有崭新的白色地板和墙壁,通过一些高效的布置,房间里可以摆放一台洗衣机、一台冰箱、一张沙发和一张办公桌。
    这些公寓并不适合那些手头很紧的人。还有更便宜的公寓,它们通常是已有几十年历史的老房。这种新微型公寓的月租在340美元到630美元之间,比类似地区的其他单间公寓便宜近一两百美元。它们位于像原宿、中目黑、涩谷这样的东京市中心时髦地段附近,这些充满奢侈品精品店、咖啡馆和餐厅的地段通常很贵。大多数微型公寓所在的建筑靠近地铁站,这对许多年轻人来说很重要。

    超过三分之二的住户是20多岁的年轻人,据政府数据,这个年龄段的人在日本的平均年收入大约是17000美元至20000美元。(东京的工资更高些)。一些人被微型公寓吸引,因为租它们要交的初始费用很低,而且不需交押金,也不需向房东支付一笔不可退还的、可高达三个月房租的“礼金”。
    这种小空间适合许多日本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日本没有在家里招待客人的习惯,据为消费品行业提供数据的Growth From Knowledge的一项调查,近三分之一的日本人说,他们从未邀请过朋友到家里做客。
    藤原安住已在这个公寓住了近两年,她甚至从未邀请过她的伴侣来公寓。“这个空间是属于我的,”她说。
    无论年长年轻,许多日本人都有很长的工作时间,几乎没有多少时间呆在家里。而且,越来越多的东京人选择独自居住,这使得较小的空间更受欢迎。这些人更可能在外面吃饭,或者从便利店和杂货店购买预制食品,所以一个全套的厨房并不那么有必要。
    现年19岁的大学生木下优吾(音)在一家连锁餐厅兼职做牛肉饭,对他来说,公寓只不过是个睡觉的地方。
    他下班的时间距离午夜只有一个小时,他已经非常累。吃完免费的员工餐后,他去一个公共澡堂洗澡,回到自己的Spilytus公寓里倒头就睡着。他每天的其他时间被做作业和见朋友占据,他在读营养学本科学位。
    当他真的在家里呆上几个小时的时候,当电视机架用的那个箱子就变成了书桌和厨房操作台。他打扫地板只需要用一个绒毛滚筒。

    即使在由于没有地方,不得不含泪放弃他收藏的NIKE DUNK系列球鞋后,木下优吾仍表示,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我不会住在其他任何地方。”
    对一些居民来说,这些微型公寓为他们提供了一扇大门,可以走进向往已久的独立生活。
    小松原加奈(音)现年26岁,两年前,她开始寻找公寓,这样她就能从东京郊区的父母家搬出来了。
    她想找一个新建成的空间,离工作的地方不远,而且卫生间和淋浴间分开(这在日本是一个常见的要求),所有这些需求还不能超出她不太宽裕的预算。她并不一定要找微型公寓,但她寻找的结果是一个Spilytus公寓。
    “当然是越大越好。有一个更大的空间总不会有坏处,”她说。“这个公寓只不过当时对我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最近一个下午,美甲师小松原加奈从东京新宿区离她家最近的地铁站走出来,穿过一条两旁都是破旧房屋的狭窄小巷,来到她公寓楼的正门前,只用了一分钟。
    她爬了三层狭窄的楼梯(这些建筑里没有电梯),打开了公共走廊里完全一样的酒红色大门中的一扇,进入自己的房间。
    里面有一个很小的玄关,刚好可以放下三双鞋。一条半米宽的走廊通向主房间,走廊经过厨房洗涤池,小松原加奈在那里放了一管牙膏和一瓶漱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