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创作者戴维·贝尼奥夫和D·B·魏斯为HBO制作的这部热门电视剧播出八季后即将收尾时,他们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就在那时,网飞(Netflix)的高管彼得·弗里德兰德带着中国小说家刘慈欣的科幻小说《地球往事三部曲》找上门来。
    “我们知道它获得了雨果奖,对读科幻小说长大的我们来说,那是件大事,”贝尼奥夫说,雨果奖是发给科幻作品的文学奖。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也曾公开表示喜欢这部作品。
    贝尼奥夫和魏斯通读了小说,书中读到的东西激起了他们的兴趣:这部长篇小说讲的是太空人对地球发动全面入侵的故事,它始于20世纪60年代的中国文化大革命动乱期间,涉及一个能力更强的外星人种,他们在地球上发展了近乎狂热的极端信徒。小说将科学与阴谋诡计巧妙地结合起来,科学调查和刑事调查在其中占重要地位,令人耳目一新。“很多内容现在给人的感觉是,‘哦,它是又一个刑侦鉴识节目,它是又一部法律惊悚片’,让人觉得是曾经看过的东西的翻版,”贝尼奥夫说。“这部小说让人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宇宙。”
    或如魏斯补充的那样,“它本身就是个宇宙。”

    这部小说现在是贝尼奥夫和魏斯与亚历山大·伍(《真爱如血》编剧)共同创作的新系列剧《3体》(3 Body Problem)的核心内容。该剧在西南偏南电影节(简称SXSW)的开幕夜首映,并于周四在网飞上播出。电视剧的背景在改编过程中发生了变化,大部分情节在伦敦而不是中国展开(尽管文化大革命仍是一个关键因素),剧中角色现在来自几个国家,大多年轻漂亮。但电视剧保持了原著的核心主题:信仰、恐惧、发现,以及地球受到更强生物的威胁。剧中英雄人物包括态度生硬的情报主管托马斯·维德(由《权力的游戏》老将利亚姆·坎宁安饰演),以及一个由五名从牛津大学毕业的年轻、不情愿被卷入其中的物理学家组成的团队,他们的饰演者包括另一名《权力的游戏》明星约翰·布莱德利,以及贾方·艾德坡、艾莎·冈萨雷斯、洁丝·洪和艾历克斯·夏普。他们能否为他们的后代拯救地球?
    在SXSW首映的那天,该剧主创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讲述了他们在《权力的游戏》之后的生活,他们与《3体》的个人联系,以及让物理变得刺激有趣的方法。以下是对话摘录,文字经过编辑。
    该剧与原著有很大的不同,尤其是在背景和人物方面,两者的中国元素大为减少。这是怎么发生的?
    魏斯:在获得原著版权的漫长过程结束时,我们最终得到了英本版的改编权。所以,如果我们把情节保留在中国、把角色保留为中国人的话,那我们制作的就是一部以中国为背景的英语电视剧。我们也认为,共同努力解决剧中问题的这群人看上去像是来自全世界,对故事的本质非常重要。会有一名美国人参与其中,这显而易见。有中国出生的华人,也有海外出生的华人。有来自西南亚的人。有来自拉丁南美洲的人。扩大角色的背景范围对我们来说有根本意义,因为如果这种事情在世上发生的话,应对过程就会是这样的。
    《权力的游戏》是个巨大的文化现象。那个制作经历对你们处理这部剧有什么影响?
    魏斯:我觉得我们是在为很多《龙与地下城》的玩家制作剧。我也是玩家之一。

    贝尼奥夫:《权力的游戏》一开始时影响并不巨大。它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才取得了巨大成功,这话是说给网飞的人听的,支持拍它的人对这部剧有信心,而且坚持了下来。但我认为我们在拍《权力的游戏》过程中学到了一个东西,那就是,请真正优秀的人来,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然后确保他们领会你想要的东西。
    我们一直在大谈拉明·贾瓦迪,他是为《权力的游戏》配乐的作曲家,也是这部剧的作曲家,我希望他是我们以后制作的所有影剧的作曲家。他把配乐的一小段交给我们时,90%的时候我们会说,“太棒了,拉明。”但也有10%的时候(有时我们甚至不明白问题究竟在哪里)我们会说,“我拿不准。”他会在略微思考后说:“让我再试一次。我懂了。”我觉得能找到这种人很不容易,既是高水平的艺术家,又有开放的态度,不轻易觉得被人冒犯了。拍《权力的游戏》时与我们合作的人中有不少这样的人,我们把他们带到了这次的制作中。
    有那么虔诚的、不忌讳说出自己想要什么的粉丝群,尤其是在这部剧后面的部分,是什么样的情况?
    贝尼奥夫:那很有意思。我们生活在有意思的时代。
    魏斯:你想让人们看你制作的东西,但你没有办法控制人们对你作品的反应。
    贝尼奥夫:现在还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