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80年代,一支法国朋克摇滚乐队创造了反对该国极右翼的战斗口号,几十年来一直保持着冲击力。这句“La jeunesse emmerde le Front National”如今仍然是左翼人士在抗议时喊出的口号,如果不用脏话,就无法翻译出它的精髓,实际上,它的意思是让极右翼人士滚开。
    这个粗鲁的战斗口号是法国乃至世界各地一种普遍观念的象征——年轻人在政治上往往较为左倾。现在,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法国选民的行列,支持曾被认为过于极端、无法执政的极右翼国民联盟,这种观念受到了挑战。
    周日的议会选举是两部分选举中的第一部分,其结果显示不同政治派别的年轻人参加投票的人数比往年多得多。他们中的大多数投了左派的票。但在这场可能会重塑法国的选举中,增幅最大的是18岁至24岁选民中投票支持国民联盟的人数。
    民调机构Ifop最近的调查显示,这个年龄段中有四分之一的人把票投给了该党,两年前这一比例仅为12%。
    如此重大的转变并非只有一个原因。国民联盟试图净化自己的形象,比如,把那些与该党创始人让-玛丽·勒庞有着同样固执偏见的公开反犹人士踢出去。该党的反移民纲领引起了一些人的共鸣,他们认为不受控制的移民是一个问题。
    该党也受益于时间的流逝;2002年,勒庞震惊法国,进入总统决选时,支持该党的许多年轻人还在蹒跚学步,甚至还没有出生。
    国民联盟在选择新面孔方面也很精明:28岁的若尔丹·巴尔德拉魅力非凡,在TikTok上拥有大量关注者,于2022年接替勒庞之女马琳担任该党主席。他帮助清理了该党的种族主义形象,同时还推动法国公民享受优于合法移民的待遇。

    “我们这一代人人不认识让-玛丽·勒庞,”23岁的恩佐·马拉诺说。他是当地国民联盟青年分会的负责人,最近在巴黎郊区分发该党传单时说。“我们是巴尔德拉一代。”
    分析人士说,巴尔德拉代表了国民联盟数十年来重塑自身形象的最后阶段——利用社交媒体来吸引年轻选民,并将其信息重新包装成一场以他为中心的华丽社交媒体活动。
    关注巴尔德拉是该党的一项关键策略,而该党的创始人包括前纳粹合作者,其中一些成员仍因种族主义或反犹言论而受到抨击。
    “当你更多地谈论这个政党本身时,你也必须谈论这个政党的历史和它的意识形态,”法国国家青年与大众教育研究所(的社会学家劳伦特·拉杜说。但当竞选活动以个人为中心时,他补充说,“你可以把意识形态放在一边,更多地谈论性格、姿态——这是品牌塑造和沟通。”
    到目前为止,与民众对马克龙总统日益增长的愤怒相结合,这一策略似乎取得了成效。国民联盟在最近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击败马克龙的政党,糟糕的表现导致马克龙要求法国议会举行紧急选举。
    但他押注国家将会重新转向中间立场的赌博似乎失败了,因为国民联盟也在这次选举中占据了主导地位,选举的大部分席位将在本周末进行决选。

    极右翼势力的日益壮大令左翼感到震惊,虽然左翼仍是大多数年轻选民的选择。Ifop的数据显示,左翼政党联盟新人民阵线周日在18岁至24岁人群中获得了42%的选票,比其他任何团体都多。
    左翼活动人士正在努力为本周日的决选争取选票。
    “我们别无选择,”新人民阵线的候选人阿马杜·卡最近在巴黎以北约48公里的克里尔镇竞选时说。
    Ifop的数据显示,在第一轮投票中,18至24岁人群的参与率从2022年的25%飙升至56%。
    分析人士说,当选举事关重大时,年轻人更有可能投票,就像这次选举的情况一样,这次选举可能会使国民联盟首次掌权。如果该党赢得绝对多数,马克龙几乎肯定会被迫任命巴尔德拉为总理,让他掌控国内政策。
    对于支持右翼的人来说,这是国民联盟的大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