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最严重的时候,随着全球供应链的崩溃,将集装箱运往中国的成本飙升了近20倍,而马可·比利亚雷亚尔发现了一个机会。
    2021年,比利亚雷亚尔辞去了卡特彼勒的墨西哥总经理一职,开始与那些考虑将制造业从中国转移到墨西哥的公司建立联系。他找到的一个客户是中国全地形车生产商环松,该公司聘请比利亚雷亚尔在墨西哥北部的工业中心萨尔蒂约建一个 价值1.52亿美元的制造业基地。
    比利亚雷亚尔说,外国公司,尤其是那些寻求在北美销售的公司,将墨西哥视为中国之外的另一个可行选择,原因有几个,其中一个是美中日益紧张的贸易关系。
    “目前的情况对墨西哥有利,”他说。

    周三公布的新数据显示,墨西哥已在20年来首次超过中国,在官方统计中成为美国最大的进口来源国,这个重大转变凸显了中美日益紧张的关系正在如何改变贸易流动。
    数据显示,美国去年的对华贸易逆差大幅收窄,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额为4272亿美元,同比下降了20%。美国的消费者和企业转向墨西哥、欧洲、韩国、印度、加拿大和越南,购买汽车零部件、鞋子、玩具和原材料。
    墨西哥对美国的出口额为4756亿美元,与2022年大致持平。
    美国的商品和服务贸易逆差总额(总出口额减去总进口额)缩小了18.7%。尽管美元走强,全球经济疲软,美国2023年对世界的总出口额却较上年略有增长。
    随着美国人购买的原油和化学品减少,手机、衣服、露营装备、玩具和家具等消费品也在减少,美国的进口额逐年下降。
    美国最近的进口额以及对华贸易的下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的异常情况。疫情期间,困在家里的美国消费者购买了大量中国制造的笔记本电脑、玩具、新冠病毒检测盒、运动休闲服装、家具,以及家庭健身器材。
    尽管2022年人们对新冠病毒的担忧逐渐消失,但随着造成美国港口拥堵的物流瓶颈终于恢复畅通,企业补充了仓库存货,美国仍继续进口了大量中国产品。

    “由于世界在2021年无法得到足够多的中国商品,它在2022年大肆购买中国货,”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经济学家和高级研究员布拉德·塞策说。“那之后,一切已恢复正常。”
    但贸易数据不仅表现了过去几年的异常大起大落,也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多年来的紧张局势已显著削弱了美中贸易关系。
    2023年,美国从中国的季度进口额与十年前的水平大致相同,尽管美国经济十年来一直在增长,而且美国从世界其他地方的进口不断增加。
    “我们正在脱钩,这对贸易流动有重大影响,”穆迪分析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在谈到美国和中国时说。
    经济学家说,美中贸易的相对下降与加征关税有明显的关系,关税是特朗普政府加征的,之后的拜登政府维持了关税。
    加州大学圣迭哥分校的全球政策与战略学院院长卡罗琳·弗罗因德的研究显示,美国从中国进口的螺丝刀和烟雾探测器等高关税产品减少,与此同时,吹风机和微波炉等未加征关税产品的进口额继续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