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凉爽的周六上午,一大群中国年轻人为了向他们之前的数百万人那样实现去美国受教育的梦想,聚集在北京一家酒店的地下一层。
    在这个由美国大使馆组织的大学招生会上,学生和家长们徘徊在一排排美国大学的展位前。当卡通形象“鹰小美”出现在人群中时,大家纷纷与其摆姿势合影。
    但这种节日气氛下涌动着一丝焦虑。美国还想要中国学生吗?中国学生真的想去美国念书吗?
    “有一些负面新闻,反正小心一点吧,”庄涛(音)说,他的儿子在大学读四年级,正在考虑去哪里读研究生:究竟是美国、澳大利亚,还是英国。他经常看到关于枪支暴力、歧视亚裔的新闻标题,当然还有关于美中已上升到几十年来最严重水平紧张关系的标题。“毕竟现在情况比较复杂。”

    中国学生去美国留学已经有好几代人的历史,驱动他们的是抱负、好奇心,以及在国外度过的时光会帮助他们和他们的国家有更好未来的信念。第一名从美国大学毕业的中国学生是容闳,他于1850年进入耶鲁大学,后来还帮助将120名中国名学生送到美国读书。
    涓涓细流变成了源源不断的人流:在过去的近20年里,中国留学生一直在美国的国际学生中占比最大。据美国国务院资助的一项年度调查,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对美国学生来说,中国曾是西欧以外最受欢迎的留学目的地。即使中美之间的政治或经济关系已经恶化,留学生一直在两国关系中起一种稳定作用。
    但这种作用现在正受到威胁。据美国国务院的调查,过去三年来,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已有所下降。与此同时,美国大使馆表示,在中国的美国学生人数疫情期间锐减,降到今年只有350人,而2019年在中国的美国学生人数曾超过1.1万。
    中美双方都承认恢复学生交流的重要性。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本月在旧金山访问期间宣布,“中方未来五年愿邀请五万名美国青少年来华交流学习。”美国驻华大使尼古拉斯·伯恩斯坚称,美国欢迎中国留学生。
    但官方的言论掩饰了双方政府仍在继续制造已给两国关系的其他方面造成破坏的障碍,它们由同样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对国家安全的担忧所推动。中国的宣传经常将美国描述为犯罪猖獗的危险国家,许多中国人也对越来越多有关被美国拒签或抵美入境时遭到盘问的报道感到担忧。
    对美国人来说,去中国学习的吸引力已经减弱,因为威权领导人习近平加剧了中国的排外情绪。美国政府也已禁止一些美国学生去中国学习,并将一些政府资助的语言学习项目从中国搬到了台湾。
    各层面的学术合作已被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削弱。但学生交流的减少可能对两国之间未来的相互了解尤其有害,昆山杜克大学前常务副校长丹尼斯·西蒙说。该校是杜克大学和武汉大学联合创办的。
    美国人“需要有一代年轻人,他们是我们未来的中国观察家”,西蒙说。“这只能通过在实地花时间才能做到。”
    他对中国赴美留学的人数减少也有类似的担忧:“我担心,我们也许不再帮助中国人了解我们。”
    在美国读书的中国大学生数量仍然很多,2022-23学年有近29万。但许多中国人对“中国行动计划”(美国司法部现已停止执行该计划)等行动感到担忧,批评者称这些行动歧视华裔科学家。

    还有些中国学生的签证被取消或被拒签,因为特朗普任总统时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某些中国大学的学生在美国读研究生,拜登政府维持了该命令。美国政府说这些大学与中国军方有关,但未公开这些大学的名单。
    这项名为“第10043号总统公告”的行政命令是陈曦(音)被困在中国的原因,她是在美国读自动驾驶汽车等交通工具创新研究的博士生,现在无法回几千公里外的研究实验室,也无法取回她仍在美国的物品。
    陈女士是2018年抵达美国的,当时还没有颁布这号公告。中国取消“新冠清零”政策、重新开放边境后,她于今年早些时候回国探亲。但她试图返美,向美国驻华大使馆申请新签证时被拒签。
    大使馆以这份总统公告为由,指出她的本科学位是在中国航空航天研究领域的佼佼者北航读的,而北航在黑名单上。她说她以前几乎没有听说过这项禁令。
    “我一直向往美国。美国为高技能的工程师提供最好的工作机会,”陈女士说,此前她曾希望研究生毕业后留在美国工作,但现在她拿不定主意了。“美国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光鲜。我认为美国非常分裂。”
    美国官员为这份公告辩护,称其对保护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美国官员还说,与赴美留学的大量中国学生相比,被拒签或吊销签证的人数很少,在有数据可查的最近几年里(既2020年至2021年间)只有3000个。美国大使馆的数据显示,今年已有约9.4万名中国人获得了赴美留学签证,比去年增加了2.8万。(据美国国务院的数据,2019财年签发给中国学生的签证数接近10.8万。)
    但一些政界人士已暗示有意扩大对中国学生的禁令,在一些民意调查中,超过半数的美国人支持限制中国学生来美。
    美国让中国学生觉得不受欢迎,这种做法正在损害其历史上拥有的一种优势,洪晃说。20世纪70年代,12岁的洪晃曾作为中共政府派往美国的首批学生在美国读书。
    “这么多年来,中国人一直蜂拥到美国,因为他们觉得美国特有的自由和宽容让他们能蓬勃发展,”现为著名媒体人和作家的洪晃说。“但问题是,美国人不知为什么认为,要想打赢这场他们头脑里的与中国的斗争,他们也需要变得威权起来。”
    美国去中国留学的人数一直少得多。但美国政府已认识到增加这个数字的重要性。2010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曾发起一项计划,打算在五年里向中国派10万名美国学生,美国国务院称这些学生将成为“下一代的美国中国问题专家”。
    然而,近年来,许多外国人已对中国变得越来越谨慎。负责监管中国秘密警察的国家安全部曾在今年夏天号召进行“全社会动员”,以打击可能的外国间谍。习近平领导下对学术自由的限制已威胁要扩大到中外合作办学的校园,一些管理人员已在强调中共的重要性。
    美国政府派学生去中国的热情也已减弱。2019年,美国的陆军学院、海军学院和空军学院都告诉苏世民学者项目,由于国防部有关限制与中国接触的新规定,三个学院的军官候补生都不再参加这个将美国人送到清华大学读硕士学位的项目。苏世民项目已在为撤销有关规定进行游说,因为“让军方领导与中国接触很重要”,项目首席营销官丽安娜·叶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
    美国国防部没有立即发表评论。
    拜登政府也没有恢复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暂停的中国富布赖特项目。一些美国大学已将它们的中文项目迁往台湾,包括哈佛大学和几家公立大学获得国防部资助的中文项目。
    昆山杜克大学前常务副校长西蒙说,对中美学术合作中存在网络安全问题或知识产权被盗的担忧是合理的。但他对美国大学甚至不愿意让学生在中国短期访问感到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