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与中国政府的潜在关系,一家为美国市场生产重磅药物的中国公司成为了国会议员的攻击目标。这家公司生产的药物被认为在癌症、肥胖症以及囊性纤维化等严重损伤身体的疾病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立法者已经认定多家公司对美国人的个人基因信息和美国知识产权构成潜在的安全威胁,药明康德便是其中之一。参议院的一个委员会在今年3月通过了一项议案,助手们称该议案的目的是推动美国企业停止与这些中国公司做生意。
    但在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听证会上讨论该议案时,议员们几乎只字不提药明康德为美国生物技术和制药行业(以及患者)所做的广泛工作。《纽约时报》查看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数以百计页数的记录,这些文件显示,美国人用的许多药都离不开药明康德,这家公司为美国市场上销售额高达数十亿美元的药物生产部分或全部主要成分,包括广泛用于某些类型的白血病和淋巴瘤等癌症,以及肥胖症和艾滋病毒的治疗药物。
    美国国会对药明康德的关注让制药行业感到不安,该行业已经面临广泛的药品短缺问题,目前处于20年来的最严重程度。生物技术行业的一些高管已表示反对这项议案,他们试图让国会意识到,突然脱钩可能会导致一些药物的研发出现数年延迟。

    药明康德及其一家子公司药明生物的快速发展源自为美国的主要制药商提供服务。为了削减成本,美国制药商已在过去几十年里将大部分生产转移到海外。
    药明系有成本低、产品可靠的声誉,并雇佣了数以千计的化学家,他们能开发新分子并操作批量生产它们的复杂设备。据估计,药明康德参与了美国四分之一药物的研发。药明康德的财报称,公司的美国业务带来36亿美元左右的收入。
    “它们已成为生物技术领域的全方位供应商,”凯文·卢斯蒂格说,他创建了为寻求研发帮助的制药公司与药明康德等承包商牵线搭桥的信息交换所Scientist.com。
    药明康德和药明生物还获得了数以百万计美元的税收优惠,在马萨诸塞州和特拉华州建立了大型研发和生产基地,由于能创造就业和收入,这些基地受到了当地政府官员的欢迎。药明康德设在费城的一个部门正在与一家美国生物技术公司合作,为晚期皮肤癌患者提供增强免疫细胞抗癌能力的尖端疗法。
    紧张状况自今年2月以来已在加剧。四名国会议员曾在当月要求美国商务部、国防部和财政部调查药明系企业,他们把药明康德称为“威胁美国知识产权和国家安全的巨型企业”。
    众议院的《生物安全法案》将药明康德与中共军事机构中国人民解放军联系起来,声称药明康德赞助过军民活动,得到过军民融合资金。

    药明康德的美国和欧洲首席运营官理查德·康奈尔说,公司参与社区活动并不“意味着与政府机构、政党或军民融合等政策有任何联系,或对政府机构、政党或军民融合等政策表示认可”。他还说,股东对公司没有控制,也不获取公司的非公开信息。
    上个月,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闭门听取了情报人员的情况介绍,之后以11票支持、一票反对通过了一项议案:禁止美国政府与与药明康德合作的公司签订合同。虽然政府与制药商签的合同通常涉及的数额有限,但它们曾为对新冠病毒大流行做出响应的公司带来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
    康奈尔为药明康德的过往记录做辩护说,拟议的立法“基于的是针对我们公司的误导性指控和不准确认定”。
    药明康德在一个受“多个美国联邦机构高度监管”的环境中运营,康奈尔说,“没有一个机构将我们公司列入任何制裁名单,或将其认定为构成国家安全风险”。药明生物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对国会的关注最担心的是规模更小的生物技术公司,它们往往依赖政府拨款,而且资金储备更少。总部位于西雅图的Sound Pharmaceuticals的首席执行官乔纳森·基尔博士说,公司已在研发治疗听力损失和耳鸣的药物上与药明康德进行了16年的合作。寻找另一家承包商来生产这种药物可能会将公司的生产推迟两年,他说。
    “我不希望看到我们如此反对中国,以至于不能正确地思考,”基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