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年来加速发展核电,目标超越美国成为第一核电大国,但专家担忧,因北京高度集权和资讯不透明,各方难以得知中国核安是否达标及监管机构的独立性,恐埋下核安全隐忧。

    发表时间:

    6 分钟

    中国加速发展核电,过去两年北京核准每年新造10台核电机组,目前26台建造中全球最多,总计中国运转中的核电机组共55座,美国是93座,即因中国近年加速发展核电,引发安全和监管是否到位的质疑。

    据美国之音采访美国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研究员希伯斯(Mark Hibbs)说,中国制度不透明,严格限制核电资讯,偶尔听闻可能涉及核安的问题,但细节一无所知。

    而匹兹堡大学商学院教授拉维马达范(Ravi Madhavan)指出,美国花了很长时间才建造93座核反应炉,主要原因是美国有极其严格的监管,虽然导致成本高昂,但人们希望确保安全。他说,相较之下,中国在短时间内启用55个核反应炉,令人担心监管和安全是否到位,中国显得操之过急,浮现核电成长太快的隐患。

    据中央社今天称,日本福岛核灾12年后,去年8月下旬,日本开始向海洋排放来自福岛第一核电厂逾100万吨的核处理水,北京当局大肆抨击说,日本此举罔顾安全。但是基于核能发电过程势必产生大量热能,需要充分水源吸收冷却的考量,中国政府下令,禁止兴建内陆核电厂,因此中国的核电厂通常临海而建,专家对此格外不安。

    兰德公司核能工程师巴奈特(Sean Barnett)即指出,核电厂定位在海岸线,确实暴露于将遭逢海啸来袭的风险。他说:“我们可以观察中国附近存在的地质断层,并估计它们可能产生的地震和海啸。评估好以后,核电厂就可以设计成能够承受海啸的影响。”巴奈特表示:“但中国必须先完成这一切,必须准确完成分析,然后核电站需要正确设计。如果他们这样做了,那么核电站电力可能是有益的。但这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我们不知道他们做得是否足够。”

    美国匹兹堡大学商学院教授马达范称,中国对福岛核处理水的反应,显然受民族主义煽动,但中国需注意,尽管自身核电工业迅速发展,毕竟核电运作经历相对较短,就算目前没发生重大事故,也不该自认已掌握安全性,至少要等到累计运作时间和日本或美国相当才能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