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布拉格市特洛伊区一座山坡上的索菲亚别墅(Villa Sophia)没有钥匙,没有电灯开关,但有一架可以自动演奏的钢琴。
    下雨的时候,房子可以自动关窗,并根据房主的兴趣朗诵它从互联网上选择的材料。这幢面积达5100平方英尺的房屋呈螺旋形,有一览无余的景观,由人工智能控制。
    “它就像大脑一样,”米凯拉·潘科娃(Michaela Pankova)是“布拉格开放之家”(Open House Prague)建筑节的组织者,与丈夫卡雷尔·帕内克(Karel Panek)、女儿索菲亚(Sofia)和维罗妮卡(Veronika)一起住在这里。“它会根据过往经验为你做决定。”
    住宅内部以白色为主色调,空间结构呈螺旋上升状,有种恰如其分的未来感。它由总部位于布拉格的Coll Coll公司设计,旨在超越自动化,实现自主化。“就像我们说的,如果我们必须亲自控制,那它就还不够聪明,”计算机科学家帕内克说。

    帕内克和潘科娃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温哥华市生活了一年多,回到捷克共和国后,他们受托建造了这幢房屋。这里既是他们的生活空间,也是他们的办公室,他们的“宇宙中心”,Coll Coll合伙人、建筑师克里斯托夫·汉兹里克(Kristof Hanzlik)说。
    这对夫妇不想在质量和效能上妥协。当他们找不到符合要求的技术,作为自家房子大脑背后的大脑的帕内克自己设计了系统。
    Sysloop是这个自主建筑管理系统的名字,也是创造该系统的公司(由帕内克和两位合伙人所有)的名字,它将一系列令人困惑的技术整合到了一个自主系统里。
    在家庭成员的日常生活中,该系统会实时收集数据并做出评估,然后提出解决方案并予以实施。
    “对我们来说,一切都是数据来源。你拥有的信息越多,解决方案就越准确,”同时也是Sysloop合伙人的汉兹里克说。“这让设计过程更加自由。”
    数据收集是通过传感器——位于地板中、抽屉里、厨房桌下——进行的。
    “这房子知道每个人都在哪里,”帕内克说。
    人工智能取代了现有系统中需要人类干预的部分,从而接管控制。
    “这房子能回答问题,解析口头指令,”帕内克说。“它可以储存指令和语句,以便以后自主地应用和验证它们。在某种程度上,它可以从语句中推断出行为,比如‘我很冷’——就要提高温度。”
    算上一个占据整个房间的数据中心,这套住宅的建造费用是8000万捷克克朗,约合360万美元。另有一个市售通用版的Sysloop占了总成本的20%——“包括了Sysloop软件技术和所有相关硬件,”帕内克在电邮中说。
    除了调节温度之外,房子还可以自行调节灯光(这也是没有开关的原因),包括调降蓝光——一个抑制褪黑素的因素——以改善夜间睡眠。“灯光会根据我们的存在以及阳光进行适应,”潘科娃说。
    房屋已经学习到,每周三在楼上的办公室会定期举行Sysloop会议,并相应调整了通风。

    它可以在家庭成员不在的时候收快递,这归功于每一扇门都有远程独立控制,以及对家庭外部环境进行评估的功能。
    它可以预热车道,清除积雪和冰(但只有在预测到需要使用时,其他时间会处于节能状态),并锁上门。
    但除了能源效率、家庭安全和便捷之外,这一系统的真正好处是,在从智能家居系统演变为智能住宅的过程中,它将房主从持续操控的负担中解放了出来。
    “你可以去关注生活中更重要的事,”帕内克说。
    当然,一个能独立控制的房子引发了一些担忧。“人们最常问我的就是,‘你的房子会杀了你吗?’”帕内克说。“我们专注于通过设计实现安全性。”
    尽管帕内克自称为技术乐观主义者,但潘科娃说自己花了一段时间才能接受这个系统。
    “一开始,我并不是很喜欢住在人工智能房子里的主意,”她说。“在准备以及随后建造的过程中,我慢慢开始接受这个想法——比如,没有任何钥匙的房子。但有些例外情况是专门为我准备的,让我有一种控制的错觉。”
    汉兹里克坐在厨房桌旁,指着房子里唯一一扇可以手动打开的窗户。“那就是为米凯拉做的,”他说。